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放放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8|回复: 8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668k8.com:2018第五届中国(北京)国际矿业展览会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6日 02:33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你想管我的事,好歹把自己的事说清楚。”

“我?”宁休没明白,“我有什么事?”

“你为什么会在博陵侯府?怎么跟我伯父勾搭上的?还跑去明成书院教书,到底想干什么?”

宁休道:“我自然是来看你的。不过,师父说你与侯府关系复杂,所以我没提起你,只拿着长公主的信物上了门。至于去明成书院教书,是我觉得应该找个营生,侯爷便介绍我去教授琴艺。”

杨殊本来只是随便问问,没想到他真的一五一十答了,而且,话里透露出来的意思……

高焕原是御前侍卫,出于勋贵之家。现在调到府衙,那也是有品阶的职官,掌的是刑曹事。别说樊爷,就算花魁会的东家,也得客客气气的请他照应。

樊爷那口气不得不再次咽回去,看向君莫离:“仙长……”

君莫离满脸不悦,他原以为自己一出马,这些人都会听他的,哪知道一个两个全不理会。

可他又不能拂袖而去,那样不但显得自己气量小,还会让人以为玄都观见死不救。只得按下恼怒,说道:“待我开了天眼,看看水怪在何处,免得这样没头没脑的,不但救不出人来,一不小心说不定反倒喂了水怪。”

“您说的是。”樊爷也怕他生气,更加恭敬了,“该如何救人,您发话就是。”

“老大!”这人也不遮掩,大喊一声,附近的禁军都听到了,纷纷看过来。

狄凡看他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样子,心里十分满意,表情却很惊讶:“李大明,你这是干什么去了?刚才想叫你喝酒,人都没见着。”

李大明连汗都顾不上抹,快步走过来,趴在他耳边说了几句。

禁军们就见狄凡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喝了一声:“别喝了,都跟我走!”

与他同桌的小队长凑过来问:“老大,发生什么事了?好端端的……”

过了一会儿,马车在一条清净的小巷停下。

杨殊道:“我就不下去了,阿玄已经交代过,你们去敲门就是。”

三人下了车,看着杨殊的马车渐渐远去,纪小五道:“我去敲门。”

明微点了下头,下一刻,警觉心起。

她飞快地取出箫,凑到唇边一吹。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微信微信
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沙发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6日 02:33 | 只看该作者
杨殊摇头:“我不曾见过他。怎么回事,他跟博陵侯府什么关系?”

“据说他年前到的京城,在折桂楼一曲成名,然后被博陵侯府请了去,后来便在明成书院教授琴艺了。”

杨殊想了想:“这应该是我离京之后的事。他是我伯父请去的,还是我伯母?”

明微摇头:“这就不知道了。”

两人说话间,君莫离也找到了水怪的位置,指挥樊爷等人下水。

众人相顾失语。

这么多白骨,简直触目惊心。

仵作上前检视这些白骨。

“这么多,死者最少有几百个。”杨殊低声道。

除了负责烧埋的漏泽园,想在京城看到这么多死尸可不容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板凳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6日 02:33 | 只看该作者
花魁会的护卫看到高焕,打了个招呼,原想问问他的意见,忽然瞧见最后跃上来的那位,穿的是件格纹长袍,深深浅浅的蓝色格纹,形如水田衣,极是飘逸出尘。

护卫眼睛一亮,过去行礼:“敢问可是玄都观的仙长?”

这人不过二十出头,年轻俊朗,飞扬的眉宇带着傲气,答道:“不错。”

护卫大喜:“有仙长出手,真是三生有幸。不知仙长如何称呼?”

“在下君莫离。”

“不是!”少妇直觉出口否认。

就在这一瞬间,纪小五几步上前,猛地抓住她的手:“太好了!娘,我们以后都在一起!”

其他几人同时动了。

玉阳抓向那个孩子,玄非的目标是少妇另一只手。

杨殊也动了,他扑向少妇的后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地板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6日 02:33 | 只看该作者
一辆去了徽记的马车静静地停在升平桥边。

升平桥位置云京之南,离城门只有几里地。过了这座桥,就能很快离开云京,进入京郊。

比起戒备森严的内城,京郊的管理比较松散。大大小小的店铺与屋舍,绵延十几里,住着许许多多来自各地的讨生活的人们。

这些天,京城丐帮的据点一个个受到严重的打击,那些牵扯甚深的丐帮弟子躲进了地下秘窟。但地下秘窟毕竟容量有限,地位不够重要的边缘弟子,纷纷逃出了京城,躲在京郊。

府衙知道这一点,然而京郊外来人口太多,想要完全清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只能慢慢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6日 02:33 | 只看该作者
“明莘。南乡侯的后人,因谋反而砍了头的明莘。”

这桩案子,姜盛当然知道。

他纳闷:“他怎么会跟明莘之女来往?罪臣之女,即便父皇宽宏大量,赦免了她,仍旧是罪臣之女。这对他不但没好处,还会让父皇印象不佳。”

文渊道:“臣不明白的也在这里。这明莘之女,与他在东宁结识,进了京仍然来往密切。那位为什么要和她这样来往呢?后来臣自己去看,才猜出一二。”

“怎么讲?”

外头的锁开了,两个强壮的妇人提着木桶进来,粗声粗气:“吃东西了!”

被关在这里的女子,纷纷爬起来,过来取食物。

魏晓安也走过去。

食物就是些粗粮馒头,魏晓安已经习惯了。

被关在这里,跟牲口没什么差别,甚至可以说,比牲口更差,因为馒头不多,她们还会抢起来。

“她知道。”

宁休的满意马上前面加了个不,眉心叠了叠,最终还是选择了直说:“你说你父亲当时去城外,请你祖母回来,是不是?”

杨殊点头。

“问题就在这里。我查了那座庄园,发现你祖母当时正在生病,而你祖父就陪在她身边。他们直到政变三天后,才回的京城。”

杨殊愣了下:“所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6日 02:33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6日 02:33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6日 02:33 | 只看该作者
一群小伙子呼啦啦地走人了,一个个走路带风,准备去干架。

狄凡领着他们回了值房,换上内甲,仍旧穿着常服,却又带上了兵器,直奔李大明说的闹事地点。

这样的气氛下,不管是谁都说不出不去的话,甚至还有离得近的禁军被叫回来,竟然组了几百人。

等到了地点,他们才觉出不对。

闹事的人没瞧见,倒是官差不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6日 02:33 | 只看该作者
“我记得,你祖母当时派人去护思怀太子了,对不对?”

杨殊点头,这个说法,是官方版本。

“既然你祖母和祖父都在庄园里,谁替她掌兵最名正言顺?”

听出他言下之意,杨殊面色变得青灰起来。

宁休继续道:“你祖父祖母,共诞育二子,长子就是你伯父,因生来体弱,几乎不习武。所以,他们的希望都放在你父亲身上,从小严厉教导。你觉得那种情况下,你父亲回城坠马而重伤的可能性有多大?”

她院里的婆子,竟然不让她出门。

文如心急,叫丫鬟出去打听文莹的事,结果打听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承恩侯府宣称,走失的是文四小姐文如,而不是文三小姐文莹。

文如傻了,她好端端的在家,怎么就走丢了?

她是个莽直的人,竟然冲到承恩侯夫人面前质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版权声明|668k8.com ( 冀ICP备11005293号  

GMT+8, 2018-8-13 10:02 , Processed in 0.24112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