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放放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8|回复: 8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www.hwx11.com:云南:加快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步伐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7日 02:42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二老爷倒没生气,仍旧平静地嘱咐:“他外表的荒唐,可能就是个幌子。你留心观察,他与蒋文峰到底是真不和,还是做戏。”

明三夫人将胭脂盒往梳妆台一扔,淡淡道:“就那么点时间,我做不到。”

“那你就想办法,让他留下你。”

明三夫人闻言生怒:“留下我?那家里怎么办?明日我不出现,小七能不知道?你当是以前吗?”

“我自会帮你遮掩。”知道她生气,二老爷放柔声音,“我这也是为你着想。这是最后一件事了,你也不想横生枝节吧?若是办好了,郡王那边也没话说,你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

没等明三夫人生恼,他转身出去了:“动作快点吧,时候不早了。”

“夫人?”冰心重新进来。

明三夫人叹了口气,在她的服侍下换上衣裳,又拿浅纱蒙面,然后带上幂篱。

冰心回头铺床,放下床幔。看她的样子,似乎要装成明三夫人睡在这里。

这瞬间,明微做了个决定。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微信微信
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沙发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7日 02:42 | 只看该作者
“是。”公子摆明不想说,阿绾只好把心中的疑问吞回去,听吩咐行事。

离去前,看了眼内室的床,怔了下。

咦,这姑娘好眼熟,不就是那个……
“奴婢在。”

“你去告诉二伯母,有人在灵堂喧哗,惊扰我母亲。”

“这……”秋雨面露犹豫。

“怎么?”明微扬了扬下巴,抿紧的嘴唇带着冷酷的意味,“我母亲一去,我连处置两个下仆都不行了?”

秋雨马上道:“七小姐稍等,奴婢这就去叫夫人惩治她们!”

万一写进县志,说不定还会流传千古……

不提二老爷有多绝望,蒋文峰听明微这么说,也是暗吃一惊。

原以为这小姑娘要拼着粉身碎骨,将害母之人撕下一层皮来,结果她要上告的是另一件事?

他先是一怔,再是会意一笑。

如此手法,比直接告发高明多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板凳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7日 02:42 | 只看该作者
他扫了眼沉吟着不作声的蒋文峰,心道先发制人果然好用,他先揭了短,这位蒋大人还能说什么?

随后他冷笑着看向明微,却见她满脸惊讶。

嗯?

“二伯说什么呢?家丑岂可外扬?侄女虽然为母亲不平,但也知道维护祖宗名声。这些天虽然伤心得不思饮食,可也尽力将这些委屈忍下来了。倒是二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我母亲蒙冤之事说出来,置她名声于何地?这叫侄女日后如何做人?”

二老爷愣了下:“你……你不是要向蒋大人鸣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地板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7日 02:42 | 只看该作者
“嘘!”明微压低声音,“别吵到我娘。”

明晟只得随她,小声说:“你出去好不好?这里乱成这样……”

“所以我要收拾啊。”明微说,“四哥别担心。你看,我娘不会害我的,她只是不想走。”

明晟沉默。

明三夫人怎么死的,整个东宁都传得沸沸扬扬,他能没听到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7日 02:42 | 只看该作者
明微有一种报复成功的快感,正想乘胜追击,阿绾进来了。

“公子。”

“什么事?”杨公子脑子里还回荡着抠脚大汉四个字,总觉得周身萦绕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

阿绾附到他耳边,说了句什么。

明微就见,杨公子的脸色沉了下来。

等明二老爷被阴阳先生揪出来时,他们撑不住了。

娘诶!这是真闹鬼啊!连阴阳先生都给上身了!

二夫人拦都拦不住。

别说拦了,她自己也要吓死了。

果真闹鬼了,这是不是说明,她那天的梦是真的?

二夫人擦去额上的汗,谢过她。

犹豫了一下,她壮着胆子去后头的停灵处,明三夫人好好地躺着。

再到小隔间看了看。明微已经和衣睡着了,那位阿绾姑娘躺在小榻上,秋雨坐在椅子上打着瞌睡。

二夫人想了想,推醒秋雨。

“夫人?”秋雨睡眼惺忪,等她的吩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7日 02:42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7日 02:42 | 只看该作者
明微将金簪插到发间。

她身上还穿着孝,这样一只金簪戴在头上,很不相衬。

但杨殊只是笑吟吟看着,说道:“美人就是美人,不管怎么样都好看。”

明微并不理会,只问:“阿绾姑娘呢?还随不随我回去?”

“自然要随。”杨殊说,“连庚三那样的人,都能被击杀,若是放你一个人在明家,谁知道什么时候死?我这人,最舍不得看美人死了。”

“哦?”杨殊双眉微扬,含笑看着她。

“变成女人的话,对别的女人来说就是同性,肯定不会有戒心。到时候,一起洗个澡,或者睡个觉……对了,阿绾姑娘最近与我形影不离……”

看到杨殊微变的面色,她笑了起来:“杨公子,功力不够啊!”

虽然是笑,这笑里却带了冷意。而方才的回击,也是明确地提醒他:她不高兴,至少,没心思和他这样玩笑。

是因为明三夫人的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7日 02:42 | 只看该作者
“可能是先被人勒死再吊上去,而不是直接吊死的。”阿绾指着伤处,“你看这里……”

验完脖子,她又抓起明三夫人的手:“指甲剪过,对方善后做得不错。”

阿绾又找了一遍,摇了摇头:“难怪明二老爷诱你鸣冤,他们清理得很干净,勒痕的疑点也很细微,算不得铁证。如果你当时喊了,有那么多人见证,验尸又没有铁证,他就能利用舆论,反过来让你吃亏!”

明微瞅她:“我没有这么做,阿绾姑娘好像很失望?”

阿绾整理遗容的手停顿了下,抬眼看她。

“再试试。”

然而,还是盖不上。

阴阳先生一抖,心道今天撞上硬茬子了?听说这位明三夫人是含冤死的,莫非……

在二老爷的盯视下,他心一横,咬破舌尖,一口血喷在符上。

仍然盖不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7日 02:42 | 只看该作者
这是要支开她。

阿绾不乐意。

“乖,快去!为了等你们,我可是到现在都没吃呢!”杨殊哄她。

阿绾跺了跺脚,转身出去了。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从头到尾旁若无人,看都没看明微一眼。
阴阳先生一惊。

觑了眼二老爷,果然见他面色黑如锅底。

“谁准备的绳子?”二老爷的声音压抑着怒气,“这样的大事,也敢马虎!”

准备绳子的壮仆连忙求饶:“小的错了!求二老爷饶小的一回。”

二老爷瞪眼:“还愣着干什么?重新拿绳子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版权声明|www.hwx11.com ( 冀ICP备11005293号  

GMT+8, 2018-8-13 10:02 , Processed in 0.24112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