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放放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8|回复: 8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ag平台官网手机客户端:“学雷锋”网友志愿扶贫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5日 17:09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琉璃怔怔听了一会儿,开口:“回想起来,真是好笑。当初我们这些人,互相要争个第一,彼此敌视。其实,赢了也不过如我们一般。你成了花魁,我成了老鸨子,玲珑更是……”

“姐姐!”桂娘喊。

琉璃及时住了口。

两人默坐一会儿,桂娘勉强提起精神:“姐姐慢坐,我去练曲了。”

琉璃颔首,最后又叮嘱了一句:“别多想,齐堂主要怎样就怎样,我们早就不应该多想了。”

宁先生又盯着她看了良久,终于收回目光,回去了。

明微松了口气,不免好笑。

她说实话,没人相信,说的假话,倒是信了。

宁先生低头弹了几个调,刚要说话,就见方才这女学生开口了:“先生,您还没有评判过学生的琴技。”

他头也不抬,淡淡道:“你之琴技,何须我来评判。”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微信微信
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沙发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5日 17:09 | 只看该作者
她院里的婆子,竟然不让她出门。

文如心急,叫丫鬟出去打听文莹的事,结果打听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承恩侯府宣称,走失的是文四小姐文如,而不是文三小姐文莹。

文如傻了,她好端端的在家,怎么就走丢了?

她是个莽直的人,竟然冲到承恩侯夫人面前质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板凳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5日 17:09 | 只看该作者
可童嬷嬷自己不舍得,这个想带,那个也想带。收拾来收拾去,收拾了几大车出来。

行李太多,人不能少。于是,又从余芳园的仆妇里挑出可靠能干的,剩下的遣散出去。

便是这些杂事,拖了一个月才办完。

素节冰心牢记明微的话,坚持慢慢走,这一走就走到现在。

“嬷嬷,你们的屋子已经收拾好了。比咱家旧些,不过很舒服,来看看,喜不喜欢?”

怎么想都觉得不对,不如以静制动。

玉阳就与他们隔了一丈远,状似好心地提醒:“君师弟,这场比试圣上发了话的,你出言谨慎些,免得惹祸上身。”

君莫离冷笑一声:“玉阳师兄提醒得是,我不像你,成天琢磨这些,生怕得罪人。”

玉阳微微皱眉,他身边那名弟子已经出言喝道:“君莫离,你这是对大师兄的态度吗?长幼有序,你知不知礼?”

君莫离翻个白眼,不屑与他搭话,把他气了个半死。

幸而玉阳及时阻止,说道:“君师弟一直这样直率,本身没有恶意,你不要与他计较。”

那弟子哼了声:“既然大师兄这么说,那我不跟他一般计较!”

君莫离冷笑不止。装,真能装!难怪观里一票师叔师伯都被骗了,看他能装多久!

明微瞧见这一幕,心中沉了沉。

她原本想着,如果能阻止,就叫玄非当不上观主。现在看来,这个玉阳不见得比他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地板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5日 17:09 | 只看该作者
纪小五撇撇嘴,勉为其难接过来,心里却想,就她那样子,哪怕盒子结满了网,针线也好不了。

不多时,纪小五抓了两只喜蛛回来,一只放在盒子里,给明微应巧,另一只用来作弊,假装它自行爬到了果盆里,于是一家人愉快地分食瓜果。

吃到一半,下仆来报,说有人找表小姐,却是魏晓安等人想请明微出去玩。

明微不是很想出去,纪大夫人却很高兴:“小姑娘就该跟小姑娘一起玩,去吧去吧!”又叫纪小五,“陪你表妹一起去,晚上人多,可要顾好了。”

有理由出门,纪小五也很高兴:“知道了,保证表妹全须全尾地回来。”

杨殊幸灾乐祸地看着君莫离:“你看这个,明显就是功力不济,推算不出来。”

刚说完,另一个也是身躯震动,呕出血来。

“哈哈哈,又一个!”

白眉老道冷冷睨过来一眼,杨殊瞬间收声,摆出一副纯良的样子。

老道问君莫离等人:“你们二人,是否退出观主之争?”

刚才,隔壁雅间似乎有人留意这边,但因为没有杀气,他感应得不甚清晰。

酒楼隔音不佳,是那位小姐听到声音好奇,还是……

他拍了拍君莫离的肩:“回去好好练功,你松懈了。”

……

魏晓安缩在角落里,极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5日 17:09 | 只看该作者
明微耐着心问了好几遍,才见她张了张嘴:“我……我不知道……”

见她开口说话,明微松了口气。

能说话就好,说明她还保留了部分意识。

她柔声道:“别怕,我不是坏人。你想一想,还记得以前的事吗?”

如此问了数遍,才又听她开口:“如梦令……玲珑最会唱如梦令……”

杨殊低声道:“谁要他管!”

宁休静静看着他:“先前在长乐池,你本可以不管,但还是挺身而出了,可见本性不坏。这些年,你的武艺也没有丢下,不算辱没了师门。”

“哼!”

“那些丫鬟,是长公主和博陵侯逝去后添的吧?看来你确实过过一段荒唐的日子。”

“你别瞎说啊!”杨殊道,“什么叫荒唐的日子?我一个侯门公子,身边丫鬟成群有什么不对?不用丫鬟,难道用老婆子不成?”

此话一落,便有几个眼睛一亮。

问话的那个抢先道:“仙长,得罪了!”

说罢,一拳击出,劲风袭面。

老道的胡须都扬起来了,然他眼皮都不动一下,手往上一抬,轻松地架住拳头,反手便是一掌,推了出去。

他招式极柔,却是借力打力,出手的这个家伙,当即摔了出去,重重撞在山壁上。

他想起八年前。

母后身体不好,终于卧床不起。

他日夜侍疾,眼见着母后精神萎靡下去。

母后性情温和,一辈子不争不抢,哪怕父皇盛宠裴贵妃,她也不急不躁。

可是那天晚上,母后回光返照,却又哭又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5日 17:09 | 只看该作者
少妇脸上蒙着一层黑气,牢牢地抓着孩子,脸上再无惊恐,只有冷漠。

一转三折,这道试题真正的题面终于显露出来了。

凶魂在哪里并不难找,也不是要做出保多数还是少数的选择,而是真真切切地摆着一个问题。

这凶魂能够在他们母子之间随意转换,要怎么精准地将它捕猎,而不伤及本体?

希诚道长独自立在外围,静静地看着他们。

长乐池走失事件发生后,府衙就在严密搜查。这种情况下,被拐的女子肯定还在城里。只要找到他们安置这些女子的秘密据点就可以……

不过,要怎么找呢?

纪小五苦思起来。

与此同时,琉璃悄悄从后门出去,进了隔壁的宅子。

“长老,堂主。”她低身行礼。

纪小五陪着她们走到巷口,正好他那一群狐朋狗友也来了。

他们都是高官之后,里头还真有几个与明微这边的小姑娘认识,还带着拐弯抹角的亲戚。

于是两拨人会合成一拨,热热闹闹去游街了。

魏晓安说:“我们去长乐池,那边好热闹的!”

纪小五这边的公子哥笑得合不拢嘴,背后偷偷挤眉弄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5日 17:09 | 只看该作者
此时已是亥末,街上空无一人。

然而凡事都有意外,恰恰在这个时候,有两个人从不远处的酒楼出来,往城门而来。

这是两个青年男子,一个年约二十,眉宇飞扬,另一个稍微年长些,温文秀雅。

两人一边走一边说话。

“师兄,二殿下盛情相邀,你为什么要拒绝?”说话的人,正是君莫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5日 17:09 | 只看该作者
得知这道试题,众人都奇了。

这什么叫试题?不叫人算准,却要叫人算不准?

皇帝问陪侍的掌院长老:“易掌院,要算不准还不简单?随便乱说不就行了?”

掌院长老含笑道:“圣上,贫道这位师兄,要的是特定的命格,若是没有摇到卦,是不算的。”

裴贵妃想了想:“摇到卦就算?那岂不是如同赌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5日 17:09 | 只看该作者
片刻后,宁休忽然出声:“你要拿它没办法,就让一让。”

君莫离一怔,脸色涨红。

刚才的风头,已经叫宁休抢了,现下还被他这么说,自己要是灰溜溜让位,岂不是丢了玄都观的脸?当下心中发狠,招式一变,全身法力灌注剑身,削了下去。

这一剑倒是打中了,只是手下触感不对。

君莫离低头一瞧,发现自己的剑被这水怪咬住了。

他伸手拍了拍君莫离:“你啊,脑子不灵活,就少想些乱七八糟的,多做多错。”

君莫离不满:“师兄,你在说我笨?”

此人含笑,却不接话。

师兄弟二人走过一条长街,眼看接近南门,看到了那里发生的打斗。

“咦,居然敢在内城斗殴?胆子挺大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版权声明|ag平台官网手机客户端 ( 冀ICP备11005293号  

GMT+8, 2018-8-13 10:02 , Processed in 0.24112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