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放放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8|回复: 8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ag8879:上戏博士周春雨赴绩溪考察徽剧体验徽腔徽韵原始样貌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7日 01:21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三人默默坐了一会儿,明微忽然开口:“先生。”

宁休应了声。

“我把这件事从头理了一遍,觉得关键还在长公主身上。如果他不是皇帝的私生子,为什么长公主要留下那样的遗言?强行给儿子戴绿帽,哪有这种事?先生既然已经着手查了,多留心这方面,可好?”

宁休道:“既然要查,当然各方面都要查清。”

明微颔首,又看向杨殊:“别的事,目前一筹莫展。有件事,你还是可以帮忙的。”

这是个表面冷漠,内心温情的人。

“我确实别有所图。”明微坦言,“所图之事,他亦知晓。不过,既然知道了这个秘密,我的目标也发生了变化。先生见谅,我现下还不能相告。须等我理一理,想明白了再来说明。”
这就是能钻的空子。

尘丝缠绕而至,杨殊不退反进,剑身一卷,二人就这么较起劲来。

他轻笑:“仙长,你就不怕拂尘被我削断吗?”

女冠含笑:“若是削得断,这关就算你过了。”

“好!”他内劲一吐,剑气骤发。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微信微信
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沙发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7日 01:21 | 只看该作者
“只是这样?”小内侍似乎不大相信,“您要不要再看看,有没有哪里不对?”

掌院长老道:“若说有哪里不对,大概就是吉中藏凶,命中有一个难关要过。公公”

小内侍笑道:“劳烦掌院了,奴婢这就去复命。”便接回八字,回身走了。

“易师叔!”玄非低声唤道,“这八字难道”

掌院长老沉声道:“你不要宣扬,圣上既然说了不会大开杀戒,这事就不会闹大。现在是你继任的关键时机,千万不要做错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板凳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7日 01:21 | 只看该作者
明微连踩数步,差点从屋顶掉下去,不得不用上轻功,翻身一跃。杨殊却寸步不让,紧贴着往前疾冲。

后背靠上墙壁,月色被阴影遮住。

明微只觉得被一股大力牢牢压住,动弹不得,听得耳边一声得意的轻笑:“这就是你天生的弱势,力量上不如我。”

“……”她翻个白眼,“行,算我输。”

如果是生死相搏,她之前就会出阴招了,哪会让他有机会用武力拼杀?

到天亮,玄非做了一个决定。

他要弄个清楚,她到底有什么意图,这黯淡的未来可有方法能解。

所以,他在明微临行前将她请来。

必须要有一个答案。

“你到底想做什么?”玄非已经不记得自己第几次问这句话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地板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7日 01:21 | 只看该作者
魏晓安突然咦了一声,说道:“你们看,文家姐妹也要下场吗?”

明微一瞅,可不是吗?文莹文如也是一身骑装。她们俩昨天吵了,这会儿看起来倒是没什么异样。

方锦屏眼珠子一转,笑道:“我知道了。”

“怎么?”

方锦屏努了努嘴,示意她们看向那边。和惠妃说话的千金,不就是吕相的嫡孙女吕珊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7日 01:21 | 只看该作者
明微向他伸出掌心。

纪小五立刻领会,殷勤地倒茶来:“表妹用茶。”

明微慢吞吞喝了一口,搁下茶盏:“多福,开了给他看看。”

纪小五开心极了,搓着手等看:“快快快,多福,开盒子!”

不远处,小珠儿嫌弃地撇嘴,抬头跟董氏说:“娘,小叔这样子好猥琐啊!”

两人越吵,火气越大,眼看着就要动上手——

“住口!”一声怒喝传来,掌院长老匆匆赶至,气得额头青筋直爆,“看看你们两个,像什么样子?!当着这么多弟子的面吵架,还好意思争观主?虚行师兄要是活着,气都要被你们气死了!”

被劈头盖脸一顿训,两个人稍微冷静了一些。

玄非抿着嘴唇:“易师叔,当众吵架是我的错。但这事,非要有个说法不可。”

掌院长老怒极:“你还有理了!”先前叫他不要多管,他不但管了,还闹得这么大,简直存心气他。

宁休点点头,又问她:“你真的想帮他成就贵不可言?”

明微露出一丝苦笑:“我没有太多的选择,这于他而言,或许也是最好的结果。”

宁休若有所思,片刻后道:“我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但必须提醒你一句。这是他的人生,该他自己来选择。现在可以暂时瞒着,但我不希望你什么都替他决定。”

明微一笑:“先生放心,我明白。”

“你真的明白就好。”

纪大老爷看着被带下来的纪小五和明微,忧心极了:“小五和小七不能先回来吗?这是玄都观的事,与他们不相干啊!”

纪凌安慰父亲:“既然参与了比试,总要有个结果。您都说了,这是玄都观的事,他们顶多走个过场而已。”

纪大夫人一样心急如焚:“这两个孩子,刚才就不该让他们上去!”

只有董氏觉得纳闷:“表妹怎么懂那么多?又是算卦又是阵法,而且好像还会武功……”

她这一提醒,纪大老爷和纪大夫人也意识到了。

听说皇帝先见自己,玄非一颗心定了。

皇帝愿意见他,说明肯给机会解释。

这够了。这场吵架,他没输。

“小道玄非,叩见圣。”

皇帝坐在正,似乎在喝药。玄非轻轻嗅了嗅,心微微一沉。这药似乎是治头风的,皇帝有头风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7日 01:21 | 只看该作者
而这道题的要求是,将老道算出一个富贵命格。

要达成这一点,有两条路可以走。其一,切断老道与卦筒之间的联系,李代桃僵,算的其实是另一个人的命。其二,遮掩天机,算一个假命出来。

前者,斗的是玄术,后者,验的是法力。

第一个相对容易,玄都观的正式弟子,都能做到。

第二个就没那么简单了,必须精通命术,才有可能做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7日 01:21 | 只看该作者
玄非背上冒出一股寒气。

会怎么样?如果只有玉阳说他是妖星,那不难解决。他手上其实有师父留下的信件,可以证明师父属意的人是他。

如果他是妖星,虚行国师怎么会想将观主之位留给他?

但是,如果有两个人同时说他是妖星呢?

三人成虎,关系到国运,一旦皇帝起了疑心,从来就是宁可信其有。

裴贵妃轻笑:“都这么多年了,陛下怎么还这样?”

皇帝继续说道:“朕每回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原以为我们不可能有交集了,碰面的时候,能对个眼神就已经是上天恩赐,结果现在陪在你身边的,竟然是朕。有时候想起来,都觉得罪过,就好像那些惨事,都是为了成全我们。”

裴贵妃听着,目光说不出的温柔,也说不出的悲伤。

皇帝的声音低下来:“阿容,这些年,朕总想问你一句话。”

“陛下想问什么?”

姜盛背着手,在屋里来来回回地走,半晌没有说话。

玉阳忍了许久,终于还是开口问了:“殿下,您……”

姜盛打断他的话:“妖星可以指认为某一个人吗?”

玉阳吃了一惊,压住心神,回道:“倘若是先师,或许可以看出端倪。小道的观星术还是差了火候……”

“要是你咬定妖星是某一个人,有没有人能驳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7日 01:21 | 只看该作者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摸了摸自己的腰。

很好啊,这么漂亮的脸蛋,这么完美的身段,还不用他负责,他到底嫌弃什么?

个把时辰过去,天黑了下来。

纪家老少训够了纪大老爷,各回各屋。

纪大老爷自知理亏,安静如鹌鹑,自觉地去睡书房。

玉阳答道:“观星测命之术,本来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没有应验之前,谁也拿不出实证。”

“好!”姜盛等的就是他这句话,转过身来。

玉阳心一跳,知道他接下来说的事,多半很为难,但自己实在没有拒绝的理由,反正他的观主之位已经跑了。

“你之前说过,你在观里的人脉很好,现在孤需要你做一件事。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只要替孤办到,这观主之位,孤便替你争一争!”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7日 01:21 | 只看该作者
明微看她眼下有黑眼圈,心知她这几天根本没好好睡过。

这丫头有点死心眼,叫她守着,一则她不会丢下她去睡觉,二则不敢叫别人来替,定是自己老老实实守了三天。

明微就道:“你累了好几天,去睡吧。”

多福揉着眼睛:“小姐你可以?”

“放心,”她含笑,“现在就算有老虎,我也打得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版权声明|ag8879 ( 冀ICP备11005293号  

GMT+8, 2018-8-13 10:02 , Processed in 0.24112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