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放放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8|回复: 8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ag环亚游戏赌注:建交学院:学习贯彻习总书记北大重要讲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8日 17:36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大雨下了一天一夜才停。

第二日清晨,多福说:“园子里的紫竹,昨晚让雷劈了。”

明微抬头,透过窗户往外头看去。

多福笑道:“紫竹在那头呢,这样看不到的。”

明微将剩余的羊乳喝了,起身:“走,去看看。”

她想起梦中那句话。

三嫂,我冤哪!我从不曾害过人,为什么要落到如此下场!

我冤哪!

冤……

二夫人闭上眼睛。

二老爷恨了皇位上那位许多年,却是第一次真正接触到与他有关的东西。

“你怎么会招惹上皇城司的人?”

“你说为什么?”那人反问一句,然后道,“此时一动不如一静。蒋文峰已经带人进来了,如果我们有所异动,很容易被他抓到错处。”

“什么也不做?那被他查到……”

“等郡王的消息吧。”他合上眼,静静道,“这事,郡王脱不了干系,他比我们更着急。”

只是,送了礼好歹叫他们口下留情一些……

送走最后一位客人,二老爷脑袋都快炸了。

偏偏二夫人又来问:“老爷,蒋大人那头要怎么办?”

二老爷没好气:“要吃给吃要喝给喝,不然还能怎么办?”

二夫人神情淡淡:“老爷这是生的什么气?你们做下事的时候,没想过今时今日吗?”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微信微信
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沙发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8日 17:36 | 只看该作者
只一会儿,一本册子便看完了,拿起下一本。

明微奇道:“看得这么快?”

阿玄瞧了她一眼,想着公子翻卷宗都没避开她,应是十分信任她的。便答道:“公子的眼睛生得与旁人不同。再不起眼的东西,只要见过就会记得。”

明微心道,不就是过目不忘吗?这本事虽然难得,但后天也能训练。

阿玄似乎看出她的想法,又补充了一句:“不是普通的一目十行,而是能分辨细微的东西。譬如这茶水,若是被人换过,公子看一眼就知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板凳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8日 17:36 | 只看该作者
家里这桩还没了呢,园子里又挖了具白骨出来。

短短几日,别人将明家说成什么样子了!

小叔欺凌寡嫂,害得寡嫂自尽以全名节。

园子里埋着尸骨,不定是什么时候犯的事。

她人没出头,话却已经传到耳朵里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地板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8日 17:36 | 只看该作者
明晟进来,看到的便是这样的情形。

棺木上有点乱。

符贴得乱七八糟,血喷得到处都是。

明微一张张地把符揭下,又取了帕子出来,一一将血迹擦去。

“小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8日 17:36 | 只看该作者
“哦?”

“这些事情,全都有同一个起点,那就是十年前。柳阳郡王谋反案,发生在十年前。明三老爷身死,发生在十年前。庚三之死,也发生在十年前。”

说到这里,她看着这两人:“这些事,有联系的对不对?”

蒋文峰含笑点头:“不错。太多的巧合放到一起,就不是巧合了。”

“所以,明三老爷之死,与柳阳郡王案有关?”

她低下头,抬袖拭泪。

看到这一幕,谁不心生怜惜。

这明七小姐真是可怜。早年丧父,现下又丧了母,连个亲生的兄弟姐妹都没有。

而且家中对她还……瞧瞧方才明二老爷,侄女还什么都没说,就先责备了一通,怀疑人家要告宗亲。恐怕她在家里的日子不好过啊!

当然,这么想的人里,到底有多少人因为容貌之故而大发善心,就不得而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8日 17:36 | 只看该作者
原本有些受惊的阴魂,又安心下来,继续往棺木里掏东西吃。

这个时候,阿绾脑子里转的,却是一个荒谬的念头。

一个馒头分那么多块,怎么够这些阴魂吃?

棺盖迟迟盖不上去,二老爷有点急。

他疑心是明微搞的鬼,可转头看过去,她就那样安安静静地跪在角落,送明三夫人上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8日 17:36 | 只看该作者
二夫人压着声音:“你也守了两天了,回去睡几个时辰吧。”

秋雨连忙摇头:“奴婢撑得住,何况七小姐这里要人伺候。”

“无妨,你明日睡醒了再来。”

主子这么体贴,秋雨哪有不高兴的?连忙谢过,轻手轻脚地出了隔间。

待这主仆俩离开,看着已经睡着的明微和阿绾,同时睁开了眼睛。

在他眼里,不能沾的女人大概只有亲娘了。

当初便是他先坏了伦常,才导致今日的局面。

但这回,不能像先前那样处置了。

“怎么样?”他问马婆子。

马婆子是个医婆,此时已经给六老爷敷了药,伛偻着身子回答:“六老爷这伤,并不致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8日 17:36 | 只看该作者
明微一指那具骸骨:“不如就从这具尸骨开始。”

蒋文峰有些意外:“不先说三夫人的事?”

明微摇头:“我母亲之事,说起来太过复杂,还是从简单的开始。”

蒋文峰没说话,只眉头蹙了蹙。

“怎么,大人有什么为难之处吗?”

“这可说不好。”明微慢慢道,“想来你们知道,我母亲在明家是什么样的地位。与她有关系的人,明六已是铁板钉钉,二老爷应该也逃不过。我想,讨厌我母亲的人,应该不少,但是,恨到想杀她的人,应该没有。”

“不管是谁,总之,这个人必然是明家人。”

明微淡淡道:“这件事只是个引子,是谁并不重要,此人若有心害我母亲,设下的就不会是这么个无关紧要的局。”

她如此理智,令杨殊很是赞赏。

“那我们回到关键的那个晚上来。”杨殊手指一顿,“你说,那日该去信园的人,本来是你的母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8日 17:36 | 只看该作者
雷鸿走进后衙。

“大人。”

蒋文峰正埋首案牍。

东宁的沉年旧案,翻阅起来是个可怕的数字,这些天他就住衙门里,除了睡觉,不是翻看卷宗,就是审案,勤勉得让人无话可说。

初时,吴知府还担心他插手地方事务,盯了好一阵,后来见他果真只查案,就盯得没那么紧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版权声明|ag环亚游戏赌注 ( 冀ICP备11005293号  

GMT+8, 2018-8-13 10:02 , Processed in 0.24112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