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放放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8|回复: 8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威尼斯人www.048.com:抚州又中双色球1000万元大奖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5日 22:53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君莫离不识得他,只猜他是哪位高官家的公子。宁休却若有所思。

杨殊已得了明微的话,说道:“事不宜迟,就不与你们客气了。你们速去准备几样东西……”

他要的不是什么难得的,狄凡和高焕分了下工,各自叫手下去准备,没一会儿就拿来了。

“两位,下水吧!”

君莫离左右看看:“就我们?”

此时已是亥末,街上空无一人。

然而凡事都有意外,恰恰在这个时候,有两个人从不远处的酒楼出来,往城门而来。

这是两个青年男子,一个年约二十,眉宇飞扬,另一个稍微年长些,温文秀雅。

两人一边走一边说话。

“师兄,二殿下盛情相邀,你为什么要拒绝?”说话的人,正是君莫离。

从文如断断续续的描述里,明微终于听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文家确实丢了小姐,但丢的人并不是文如,而是文莹。

那天晚上太乱,文如被送回侯府,才知道三姐丢了。

后来,家里一团乱,她也顾不得去上学。

就这么过了两天,文如才发现不对劲。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微信微信
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沙发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5日 22:53 | 只看该作者
“夫君……”茜娘想说什么,却被他喝止:“茜娘,不要逼迫明姑娘,她也有她的立场。”

茜娘咬住唇,半晌后,说道:“不管你要收了我,还是强行驱逐,总之,我们的心意不会变。”

“这可真是有点难办啊!”明微坐下来,端起微凉的茶水,慢慢饮了口。

她想了想,说道:“蒋大人,其实你也不是全无反抗之力,真想护住夫人,大可以用武力胁迫。这里是府衙,里里外外都是你的人,为何你没有这么做?”

蒋文峰淡淡笑了笑:“就如先前所说,我们相识数月,怎么也有几分情谊。若是一开始就把事情做绝,那不顾念情谊的人就是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板凳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5日 22:53 | 只看该作者
明微起身伸了个懒腰,准备回去休息。

桥洞尸骨之案告一段落,而玄非以她没有想过的方式出现,她需要好好考虑一下,玄都观的问题了……

……

时隔半个月,纪小五看到自家大门,差点哭出来。

“我的娘诶,终于活着回来了!哎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地板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5日 22:53 | 只看该作者
蒋文峰叹道:“我怎么会?只是,明姑娘不是不讲理的人,咱们先好好说话。”

明微觉得有趣:“倘若我就是这样不讲道理呢?何况,蒋大人,人鬼殊途,你饱读诗书,该知道这不是我编出来的。尊夫人身死而流连阳间,对你们谁都没好处。”

蒋文峰却道:“你说的我早就知道了,我们早就考虑过后果,也愿意去承受。”

“哪怕你会短命?”

他点头。

“哦。”杨殊道,“治安是府尹的事,我们皇城司不管。不过,我们刺探情报,多少与那些见不得光的人有点联系。京城确实有一个阴暗的地下世界,历代府尹都会打击清理,但是你明白的,干这个事的肯定有靠山,利益交错,通风报信,很难连根拔除。”

“这么说,你知道怎么进入这个地下世界?”

杨殊警惕地看着她:“你干嘛?别乱来啊!很危险的。”

为了打消她的念头,他说:“高焕昨晚带着人搜索了那个洞,发现与地下水道相通。我们昨天看到的那些白骨,很可能与那些见不得光的人有关。”

没想到他这一说,明微更感兴趣了:“这么说,还成一件事了?蒋大人那边有什么行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5日 22:53 | 只看该作者
“舅母,五表哥。”

纪小五揉了揉眼睛,可怜巴巴地看了她一眼:“昨晚睡不着……”

“好端端的为什么睡不着?是不是你又搞什么花样了?”

纪小五精神恍惚:“因为昨天太震惊了……”

董氏从外面进来:“是被水怪吓到的吗?听说差点吃了人。”

皇帝哑然失笑:“殊儿,这是玄都观的大事,你不要胡闹。”

杨殊出声的时候,太子姜盛暗暗冷笑,这种场合,都要出风头,跟他那个不安分的娘真是一模一样!

信王姜成凑过来,低声说:“大哥,安神木虽然稀罕,但对他又没什么用。你说他这是想干什么?”

姜盛皱了皱眉。

玉阳很会钻营,几次找机会讨好他,他也默许了支持玉阳继任观主。难道这小子听说了,想坏他的事?

明微早就想把蒋文峰拉上贼船了。

这位后世名臣,既有才,又有德,想找帮手,再合适不过。

蒋文峰见她神情肃然,不由也严肃起来:“姑娘要我做什么?只要我做得到。”

明微笑了:“大人别紧张,是好事。”

她顿了下,说:“桥洞尸骨一案,我会帮大人尽快破掉。另外,一力拔除丐帮,将之扫出京城。立下这两个功劳,圣上应该会很看好蒋大人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5日 22:53 | 只看该作者
小公子带着丫鬟继续逛街,浑然不知身后跟了好几拨人。

逛了一阵子,大约是饿了,小公子领着丫鬟进了一家酒楼。

小二看他们衣着鲜亮,殷勤来招待。

小公子也干脆,张口就说:“菜捡好的上,什么拿手上什么。”然后抛出一角碎银,“赏你的。”

小二大喜。这碎银得有七八钱,抵他十天工钱了!

两人说着话,忽然有人从旁边走过,撞了他们一下。

“哎哟!”不等小公子说话,那人已经冲上来给小公子拍打衣裳,“真是对不住,不小心撞到您了。”

小公子推开他:“无事,你走吧。”

那人笑着行礼:“您真是大人大量,谢谢了。”

又说了几句客气话,转身便要离开。

他舅家身份不高,确实是个遗憾。文皇后选为赵王妃的时候,文家只是六品,还是后来当了皇后,才封了侯。

相比起来,当初的思怀太子,后来的皇长孙,哪个娶的不是名门淑女?也就是他们福薄,没能当上皇帝,那些女子随他们一起去了黄泉。

宫里也是,惠妃是赵王府的老人,出身不高,裴贵妃所在的裴氏,却是开国功臣之一,现下在朝中势力仍然不小。

信王姜成又道:“不过,娘娘没有将话说死,大哥还是能自己选的吧?依弟弟之见,这事大哥还是要争一回。”

姜盛道:“这事我心里有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5日 22:53 | 只看该作者
这么盛大的花魁会,不会一点背景也没有。

除了明微他们,还有背后组织者请来的护卫,以及维持秩序的官差,正好在长乐池的民间高手。第一时间跃上画舫的,共有**人。

也是巧了,那名官差恰是他们的熟人,先前护送蒋文峰一起去东宁的侍卫之一,名叫高焕。

看到杨殊,高焕过来行礼:“三公子。”

杨殊点点头:“你这是高升了?”

纪小五感动得眼泪汪汪,心想还是珠儿好……

“你是不是被先生打回家了?”

“……”谁家小孩,有没有人管的!

明微走过去,抱起珠儿:“小叔正伤心呢,咱们别嘲笑他。”

“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5日 22:53 | 只看该作者
纪小五笑笑,拍拍他的肩:“对不住了,兄弟。说实话,强迫女人这事,我们郭家从来不干,所以我那丫头,听到这些事就坐不住……”

那人好奇极了:“郭公子,别怪兄弟冒犯,虽说你们是洛城的,我们是京城的,可丐帮能干什么事啊?你们不沾这买卖,靠什么养活大家?”

纪小五随口道:“这有什么难的?大到赌场当铺,小到洗头的修脚的,什么生意做不得?何必做这要命的买卖。其实我们郭家也有青楼,但我们从来不沾来路不正的货。我爹说了,咱们干的事,在黑白之间,沾的黑太多,容易惹事。到时候,赔命的还不是手下的兄弟?咱们干了那么多年,求的不就是有福同享吗?叫兄弟送命的事,还是少沾为好。”

那人露出羡慕的表情:“难怪他们都说,洛城的丐帮兄弟日子过得好呢!”

“其实啊,不沾这些事,未必就少了财路,还稳当多了。咱们干这行的,其实也是补了官府的缺。有些事,官府不好管对吧,咱们给他理理,这才有规矩。”

高焕原是御前侍卫,出于勋贵之家。现在调到府衙,那也是有品阶的职官,掌的是刑曹事。别说樊爷,就算花魁会的东家,也得客客气气的请他照应。

樊爷那口气不得不再次咽回去,看向君莫离:“仙长……”

君莫离满脸不悦,他原以为自己一出马,这些人都会听他的,哪知道一个两个全不理会。

可他又不能拂袖而去,那样不但显得自己气量小,还会让人以为玄都观见死不救。只得按下恼怒,说道:“待我开了天眼,看看水怪在何处,免得这样没头没脑的,不但救不出人来,一不小心说不定反倒喂了水怪。”

“您说的是。”樊爷也怕他生气,更加恭敬了,“该如何救人,您发话就是。”

杨殊神色有点狼狈:“我说你呢!提我干什么?”

明微一本正经:“没干什么,我就随便说说。”

正说着,雷鸿过来了。

他见了明微,开门见山:“明姑娘,那个玲珑,果真是个私娼,有人在康乐巷见过她。”

明微不知道康乐巷是什么地方,杨殊却清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5日 22:53 | 只看该作者
宁休目光一凝:“小师弟……”

“够了!”杨殊喝道,“这些年没有你们,我过得也很好,安安生生活到现在,你以为我需要你这样的好心吗?”

“我认为需要。”

杨殊冷笑,出口的话便尖锐起来了:“当年我祖父祖母一并去世,孤立无援,被人骂野种的时候,你们在哪里?那时候,但凡你们有一点记得我,过来看看我,也许我就不会走上这条路。你以为我乐意当个情报头子,天天跟人玩心眼?现在我已经适应了这种生活,你倒来好心了。省省吧!在我看来,她比你更可靠!”

宁休沉默了。

至于他们是不是到更远的地方行凶,纪小五不知道,也不敢去探究。

他东游西逛,走了一阵子,就被人拦住了。

“郭公子,那头没什么好看的,您还是回去吧!”拦住他的,是个相貌猥琐的中年乞丐,笑起来一口黄牙。

纪小五嫌恶地皱了皱眉,问他:“齐堂主呢?”

中年乞丐道:“这些天外头乱得很,齐堂主四处奔走。郭公子无趣的话,小的叫两个丫头来,给您唱个曲儿?”

明微早就想把蒋文峰拉上贼船了。

这位后世名臣,既有才,又有德,想找帮手,再合适不过。

蒋文峰见她神情肃然,不由也严肃起来:“姑娘要我做什么?只要我做得到。”

明微笑了:“大人别紧张,是好事。”

她顿了下,说:“桥洞尸骨一案,我会帮大人尽快破掉。另外,一力拔除丐帮,将之扫出京城。立下这两个功劳,圣上应该会很看好蒋大人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版权声明|威尼斯人www.048.com ( 冀ICP备11005293号  

GMT+8, 2018-8-13 10:02 , Processed in 0.24112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