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放放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8|回复: 8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www.aga9006.com:雅河路一圈修路,车位全部被修路,怎么停车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21:44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在他眼里,不能沾的女人大概只有亲娘了。

当初便是他先坏了伦常,才导致今日的局面。

但这回,不能像先前那样处置了。

“怎么样?”他问马婆子。

马婆子是个医婆,此时已经给六老爷敷了药,伛偻着身子回答:“六老爷这伤,并不致命。”

杨公子失笑,方才那点不悦,便这么散了。

她这意思,再厉害都不可能比她厉害。

他以为自己够自大了,没想到这姑娘比他还要自大。

“明姑娘,事情还没做,先说大话,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就这么肯定,自己是最厉害的玄士?”

“又错。”

阿绾静默不答。

“我不曾问过她,可我知道她在想什么。”明微喃喃道,“她不敢死啊!如果死了,留下女儿怎么办?谁会担心她吃不饱穿不暖?谁会照顾她一生一世?谁会让她活得像个人?”

直到这时,阿绾才从她眼中看到了闪闪的泪光:“一个痴儿,如果没有人照料,可能活得连猪狗都不如。所以她不敢死,宁愿身堕地狱,也不敢死。”

那颗眼泪终于还是没落下。

这个时候,阿绾觉得自己格外地冷漠。

胡嬷嬷进来,见到的便是她坐在那里,怔怔握着自己手腕的情形。

“夫人?”

二夫人回神,见是她,强笑道:“不是早就叫嬷嬷去休息了吗?怎么还没睡?”

胡嬷嬷道:“原是要睡的,想着夫人定然饿了,便去下了碗面。”

说着,示意小丫头将面摆上桌。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微信微信
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沙发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21:44 | 只看该作者
阿绾扯了杨殊,悄悄与他说话:“这里面有问题。”

杨殊笑了笑,看向祈东郡王的目光意味深长。

明家死个人而已,祈东郡王为何要帮他们拖延时间?

等丧事办完,还叫明家自己来挖,真有问题也变成没问题了。

祈东郡王到底是出于爱护之心,帮他们一把,还是他也知道这件事?

明微踏进门,就见杨殊懒洋洋倚在窗前,一边把玩着手中的象牙折扇,一边低头看楼下的行人。

“公子。”阿绾唤道。

杨殊转头看过来,笑道:“这几日吃苦了?阿玄说,你天天不是喝粥就是啃馒头。”

“是啊!”阿绾抱怨,“连点肉味都尝不到。”

杨殊哈哈一笑,伸手刮了下她的鼻子:“今日让你吃个痛快,去点菜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板凳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21:44 | 只看该作者
外面忽然响起急促的脚步声,仆役们纷纷往门口跑去,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事。

明微眉头一皱,听得外院管事喊:“动作都快点!王驾马上要到了。”

王驾?祈东郡王?

果不其然,明家上下齐聚,等不多时,祈东郡王到了。

与他一起来的,还有蒋文峰。

但明家与他相比,那就不值一提了。

如果能够早日离开明家,明三夫人便不用再受那些苦。

只一瞬间,明微就做了决定。

“公子既然知道度魂曲,可知道作曲的那位玄士,是何方高人?”

杨公子目光微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地板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21:44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21:44 | 只看该作者
蒋文峰摆手:“阿绾姑娘别忙了,本官已经用过饭了。”

阿绾便道:“那奴婢去换壶茶来。”

撤了席,换上茶水点心,三人分坐。

这是第一次,他们三个人面对面坐到一起。

“本官趁着午休出来的,时间不多,长话短说。”蒋文峰道,“庚三的死因很奇特,他的脖子是被生生扭断的,干脆利落。我先前借口留在明家两天,并没有在他埋骨处找到线索。想来十年时间,已经把线索都掩盖了。所以,我这头已经无能为力,七小姐,只能看你的了。”

因为人多,他们倒不怎么惧怕,反而聚到一起兴奋地指指点点。

“那喊话是谁?”

“这是阴阳先生的徒弟啊!你看他手里还拿着法器呢!”

“阴阳先生的徒弟都吓成这样!看来是真闹鬼了?”

“果然是受冤死的,这是不肯瞑目啊!”

阿绾最终还是在她面前坐下了。

明微搁下茶杯。

隔夜的冷茶,难免带了苦涩。茶叶里的味道,全都被浸泡出来,香味俱散而涩味更浓。

让人格外清醒。

明微没给她倒茶:“这茶不好待客,请恕我失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21:44 | 只看该作者
二老爷心想,老六已经有两个儿子了,不行就不行吧,说不定还少些是非。

便对马婆子道:“你去叫人来,动静小些,不要被人发现。”

“是。”马婆子仍旧伛偻着身子退出去。

二老爷看看跪在地上的童嬷嬷,又看看抱着明微的明三夫人。

“还不把金簪夺下来,不怕她再伤人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21:44 | 只看该作者
明微没有回答,却道:“我给公子算个命如何?”

杨殊一怔,随即笑了:“玄士还要会算命?”

“命师。”像先前那样,她出口纠正,然后解释,“术士相师、巫医僧道,都是玄士。术士不一定会看相,相师不一定会抓鬼,巫医僧道各有所长。但是,命师必须全都会。因为……”

“天下玄士之首,方为命师。”

“公子知道这句话,是找到相关记载了?”明微抿唇一笑,又说,“我算命很贵的,千金难求一卦。今日看在公子顺便护我性命的份上,免费送一次。公子要不要?”

雷鸿道:“阿玄说,公子疑心她母亲之死有隐情,她极有可能想向大人鸣冤。”

杨殊没说明微身份的特殊之处,蒋文峰自然将她当成一个刚刚及笄的小姑娘。

将这事思索了一遍,蒋文峰皱了皱眉:“若是如此,恐她处境更难。一个小女子,未曾许嫁就丧父丧母,叔伯宗亲可以决定她的前程。她母亲身处深宅大院,若是死因有异,只能与明家有关。她告了宗亲,岂能见容于世?”

雷鸿笑道:“大人又悲天悯人了。若是她母亲当真死因有异,难道叫她默不作声?那岂非枉为人女?”

蒋文峰端起半凉的茶,说道:“你啊,总是这么嫉恶如仇,恨不得世间黑是黑白是白,善恶分明。可是,哪有这么容易?本官审案这些年,最难的从来就不是案子,而是案子以外的东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21:44 | 只看该作者
“见过蒋大人。”

蒋文峰净了手过来说话:“七小姐,目下情势复杂,只能叫小姐来此说话,还望勿怪。”

明微回道:“小女明白。只有如此,才能堂堂正正地说话,不叫他人探听到。”

蒋文峰原觉得,叫她一个闺阁小姐与尸骨同处一室,可能会受到惊吓。谁知她这样说罢,便堂而皇之看向那具骸骨。

他心中一动,问:“七小姐,你如何得知这树下埋着一具骸骨?真的是梦到的吗?”

这个念头一起,二夫人心里就跟跑了匹野马似的,控制不住往那边想。

“娘。”明皓跑过来。

“我的祖宗!你跑过来干什么?”二夫人喊来丫鬟,“快把六公子带回去!”

明皓却不肯走:“娘,我是大人了,我不怕!”

又喊愣在那里的明晟:“四哥,快叫人把先生按住,咱们人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21:44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版权声明|www.aga9006.com ( 冀ICP备11005293号  

GMT+8, 2018-8-13 10:02 , Processed in 0.24112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