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放放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8|回复: 8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利来国际最老牌的:普尔生:外用羊胚胎素抗衰首选品牌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02:44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军官们不由笑了起来。

接着德军说干就干,用分片包干的方式将任务分配下去,每个排负责一个地窖……德军一个排满编48人,但通常不满编只有三十几人。

就算这样,一个地窖挤三十几人也显得拥挤。

不过本身也不应该全部都挤在里头,必须有一部份人在战壕里守着,然后进行轮换,于是十几个人住一个地窖就不多也不少。

最先改造的就是烟囱。

“我很难想像它能投入战场!”康拉德有些担忧的看着秦川说道:“正如我之前所说的,它的速度太慢了,时速只有五公里!”

“我知道,上校!”秦川回答。

“知道速度慢意味着什么吗?”康拉德说:“这意味着它暴露在敌人火力范围内的时间将会很长,另外它的抗风浪性也严重不足……一个风浪打过来都有可能使其翻滚或是进水。”

“黑海是内海!”秦川回答:“一般情况下它不会有多大的风浪,而且我们还可以为它配一个排水器!”

“那么对付敌人的火力怎么办?”康拉德问:“子弹会打穿这些浮屏使它漏水的!”

“现在,让我们来说说防线的问题!”斯莱因上校平复了下心情,就说道:“好消息是,指挥部已经同意为我们空投补给,只不过因为空中力量要全力帮助北方集团军脱困,所以空投补给的力度暂时有限!”

军官们闻言不由松了一口气,这至少说明指挥部并没有放弃霍尔姆。

指挥这么做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此时苏军有三个集团军朝德北方集团军群后方穿插,一旦穿插成功就意味着德北方集团军群有可能被全歼,空中力量当然要先协助北方集团军群撤退。

“从下午开始,他们每天都会为我们空投武器、弹药和4吨用于制作面包的面粉!”斯莱因上校说:“我们可以假设补给问题已经得到解决,重点在于……我们似乎没有地方可以御寒,你们知道的,苏联人会把所有的房层都摧毁,因为寒冷而造成的减员可以预见的会越来越严重!”

“是的!”格哈德点头说道:“他们甚至不需要这么做,只需要每天晚上最寒冷的时候发起进攻也就可以了!”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微信微信
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沙发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02:44 | 只看该作者
一辆架桥车搭上了洛瓦季河东岸,高度显然是经过计算过的,桥面高度超过东岸半米左右。

这个高度可以说恰到好处,因为如果超过太多了,那么人员和坦克从桥面下来就会有困难。

如果恰好与东岸齐平,那么德军的机枪就能轻松的封锁整个桥面。

但是现在,机枪手的子弹大多都被桥面超出的一载挡住,火箭筒的射界也同样如此。

这让秦川十分意外,因为苏联人的性格大多都是粗枝大叶的那种,他们会没头没脑的往前冲,也可以用粗糙的零件组合出一辆近乎完美的坦克,但他们从来不注重细切问题,就像他们的坦克大多都没安装通讯设备一样。

虽然T34坦克没有像“谢尔曼”坦克一样拥有先进的悬挂系统可以一边前进一边瞄准射击,但秦川这辆坦克与前排两辆坦克不过只有几米远的距离,根本不需要瞄准都能命中目标,而且还正对着目标的后部,于是那一枚穿甲弹过去就击中前方一辆坦克的弹药架,只听“轰”的一声,左侧的一辆坦克就爆起了一团火光。

先打左侧的坦克是正确的,秦川的坦克需要向右绕,左侧的坦克会在前进的轨迹中被右侧坦克挡住射界。

爆炸立时就引起苏军的一片慌乱。

但他们的反应有些不一样:坦克由于视野及被遮挡的问题大多都没发现是其中一辆坦克干的,倒是有些步兵发现了这一幕,但他们的第一反应是把这当作“误伤”,毕竟在夜色里战斗会出现这种情况在所难免。

于是当即有几名苏军跑到前头冲着坦克又是挥手又是大喊,似乎是要让坦克停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板凳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02:44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地板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02:44 | 只看该作者
“所以,你没有参加过战斗?”秦川问。

“我当然参加过!”托马斯回答:“不过是一名通讯员!”

“他们怎么会让一名通讯员来驾驶滑翔机?”秦川问。

“你知道的!”托马斯回答:“他们认为把优秀的飞行员送到这里来是一种巨大的浪费,所以就从后勤部队召募能熟练驾驶滑翔机的志愿者!”

“所以……你是志愿来的?”秦川有些不可思议的望着托马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02:44 | 只看该作者

等了一会儿见没有人有动作,秦川就接着说道:“或者,我们就只能守住这个小镇把苏联人挡在外面,让他们在外面吹吹风,管他呢,苏联人看起来没有那么怕冷,你们说是吗?”

“吔!”官兵们回应。

“让我再强调一点!”秦川说:“这是我们唯一的活路,联合起来,在斯莱因上校统一的指挥下发挥出每个人的力量!为了德国,为了胜利,更是为了我们自己!”

“吔!”官兵们异口同声的欢呼了起来。

“上校!”秦川走下炮弹箱让斯莱因上校接棒。

像上回一样,秦川交出了手枪后走进了拉上窗帘的办公室……自从海德里希被刺身亡后,希姆莱行事比以前更加小心谨慎。

“很高兴见到你,上尉!”见秦川走进房门,希姆莱一改上回阴沉的样子,放下手中的文件示意秦川在面前的椅子上坐下。

“来根烟么?”希姆莱拿着一包未开封的香烟问。

“好的!”秦川接过了香烟,然后给希姆莱也递上了一根。

希姆莱没有拒绝,接过了香烟然后任由秦川为自己点燃。

步兵跟在炮火后发起进攻或许能突破敌人的防线,如果不能的话,那么工兵就会在后方步步为营的引导坦克前进并为下一次进攻做好准备。

但这些似乎都是徒劳。

在德军士兵逼近苏军防线五百米时苏军开火了,密集的子弹在战场上到处乱飞,没有任何掩蔽物可以藏身的德军成片成片的倒下……虽然他们不时的趴在地上躲避子弹然后再突然跳起来朝前跃进,但还是无济于事,泥泞的地面使他们的战术动作就像新兵一样笨拙,泥地上不一会儿就到处都是鲜血和尸体。

无奈之下,曼施泰因只得把他们撤回来。

“上校!”想了想,曼施泰因就对斯莱因上校喊道:“我在想,第一步兵团的火力是否能压得住他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02:44 | 只看该作者
各位兄弟,士兵给你们拜年了,祝各位新春快乐,狗年汪汪汪!

**********

在火车上呆了几天几夜。

具体多长时间很难记清,原因是在火车上就只干一件事,那就是睡觉……所有人都在霍尔姆战役中严重透支了自己的体力,在火车上放松下来后就像崩紧的弹簧突然放松似的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于是就吃了睡然后再睡了吃。

只有偶尔到达兵站时才会停一下,这时候就是领取干粮并且把粪桶抬下去倒的时候了。

过了一会儿似乎就连哈特曼少将都有些看不下去了,示意一名士兵上去帮忙。

那名士兵上前,拽住了那个女人的双腿用自己的体重往下扯,女人这才挣扎了几下不再动弹。

斯莱因上校关上了窗户坐回自己的座位上。

虽然他知道对这些被抓获的情报人员的无情处决是必然的事情,但他还是有些看不惯哈特曼这样的行为。

看着外面依旧吊在绳索上随着风雪摇晃尸体,秦川不由叹了口气……战争规则是残酷的,你有时很难分清哪些是敌人哪些是平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02:44 | 只看该作者
“说得对!”斯莱因上校说:“不过要小心,打出去的炮弹可不要击中自己的地道了!其它人还有问题吗?”

“没有问题,上校!”

“没有问题就按上尉这个计划进行!”斯莱因上校说:“是该给苏联人一点惊喜了!”

当秦川和格哈德中校一起走出会议室后,哈特曼少将就从后头追了上来。

“上尉,我能和你单独谈谈吗?”

“是的,是我!”雷曼兴奋的打量着秦川,满脸羡慕的说道:“瞧你,已经是上尉了,还获得了铁十字勋章!”

“许久不见,我都快认不出你来了!”秦川摸了摸雷曼的脑袋。

“但你不会忘了他吧!”说着雷曼就朝不远处一个戴着宽边帽叼着烟斗的中年人扬了扬头。

于是秦川就知道,那就是弗里克的父亲了,他是一个木匠,名叫施密特。

这种感觉有些奇怪,或许是因为这具身体的本能反应,又或许是因为秦川长期在战场上需要亲情,在看到眼里饱含着深情却又强行压抑住的施密特站在面前时,竟然忍不住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就掉了下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02:44 | 只看该作者
但凡事都有其两面性,这情况却使德军能很好的应对苏军的渗透战……绝大多数的滑翔机都是在内部也就是警察部队的防区里降落,所以乱也是警察部队里的乱,国防军该怎么打依旧怎么打,需要注意的不过就是在后方安排一队人防止敌人偷袭。

于是苏军的渗透战始终都被限制在可控的范围内,虽然有部份苏军渗透人员直到天亮才被清除,但影响并不大。

当然,这也在普卡耶夫的意料之中,他也没有把希望寄托在这些渗透人员身上。

就在滑翔机引起霍尔姆骚乱时,又有几架滑翔机从夜空中俯冲下来然后在学校附近降落。

与其说是“降落”还不如说是坠毁,原因是学校根本就没有合适的降落地点……这年代的学校并不像现代的学校个个都有大操场,它只有学校前留有一片空地,而且这片空地还建有秋千和滑梯做为学生的活动场所,滑翔机降落时就一架架撞上了这些东西然后第一时间就成为一堆废铁。其中还有两架狠狠地撞上了学校的墙面并将其撞出两个大洞。

首先是怎么无声无息的靠近目标不被发现的问题,这在普通地形是比较容易做到的,比如秦川之前就在德军警卫员的眼皮底下偷走了一只鸡。

但雪地里要实现这一点却很困难,原因就像之前说的,脚或手踩着雪都会发出声音。

他们的方法是制作几双脸盆那么大的鞋……这鞋是用竹子制作,重量很轻,有点像潜水员的脚蹼。

这是做什么的就不用多说了,侦察兵手上和脚上都穿着这样鞋趴在地上往前爬,就可以成级数的增加自己与地面的接触面积,于是侦察兵实际上是在雪面上走而不会因为踩穿过膝高的雪层而发出声响。这就使他们可以无声无息的靠近苏军哨兵。

其次,就是怎么统一时间对苏军发起进攻的问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02:44 | 只看该作者
“机会来了!”曼施泰因望向秦川:“一切都像你说的那样,上尉。你的分析比气象专家的天气预报准确多了。”

“我在非洲打过仗,将军!”秦川说:“那里的非洲人更相信神明,所以在他们的军队里都有巫医,每场战斗开始前,巫医都会代表神明告诉他们这场仗会赢还是会输!”

“嗯哼,然后呢?”曼施泰因问。

“你或许可以问问我,这场仗会赢还是会输!”秦川说。

曼施泰因愣了下,然后就哈哈笑了起来,并排着秦川的肩膀说道:“很有趣的笑话,上尉,你很幽默!”

“你很快就会知道的!”康拉德回答。

一众人沿着交通壕钻进了地窖。

康拉德不由“哇哦”了一声,说道:“上尉,他们在报纸里把这里描绘成了地狱,可我却觉得这里是天堂!”

“那是因为你来这里还不够久!”秦川说:“向你介绍下,格哈德中校!”

格哈德“叭”的一声给康拉德敬了个礼。

蜷在战壕或是建筑里休息的德军纷纷提着枪钻进战壕并架起了枪。接着在各自连长的指挥下就朝苏军射击。

秦川也进入战壕开了两枪打倒了两名苏军军官,然后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苏军在这个方向一口气投入了十几辆坦克,而且大多是T34,只有少数几辆是轻型坦克T26。

苏军的这些坦克一开始还是一字排开做为步兵的掩护火力朝德军的防线压来的,但很快他们就发现这根本就行不通。

原因是由苏联的阵地往德军的阵地都是一路陡坡……虽然这片地区并没有很大陡坡,但这一带附近如果在夏季就是沼泽,冬季一被冻上了就是冰层,坦克开上这些冰面就会打滑甚至倒退。

这就使苏军第一波的进攻就陷入了困境,步兵只能越过坦克一队队的朝德军防线冲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版权声明|利来国际最老牌的 ( 冀ICP备11005293号  

GMT+8, 2018-8-13 10:02 , Processed in 0.24112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