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放放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8|回复: 8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918慱天堂国际版:普及法律,监督执法,弘扬法治精神,推动法治化进程。更多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04:51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再加上挖出来的湿土,沾到身上……不想形容了。

杨殊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这么狼狈过,偏偏明微还在旁边绘声绘色地说什么鱼汤……

为什么每次都要把自己当成食物来形容?

她是觉得自己不够倒胃口吗?

杨殊确信,身边这个女人,脑子有病无疑。

“自然是上一任命师。”

阿绾哼了声。真会搪塞,她要听的是个答案吗?想知道的当然是姓甚名谁,什么出身,又做出过哪样惊天动地的事。

命师消失得太久了,以皇城司的情报网,也找不到太多的线索。

明微笑了笑,不与她抬杠,继续吹箫。

师父的出身来历,她现在不能说。

余芳园里花草树木极多,这有点阻碍她的视线。

但这只是多费些时间而已。

阿绾在花丛中一阵穿梭,瞅准目标,手臂一扬,袖箭飞出。

“夺!”一声响动,袖箭将那东西钉在树上。

阿绾绕过花丛,借着月色看清那物,眉头便是一皱。

可是,他们也不能从原来的地方出去。

且不说那些火,那边定然有人盯着。

如果能打开密室……

他还在思索,忽然听到墙体移动的声音。那面机关墙,竟然慢慢升起来了。

他愣了一下,先看了看几个侍卫,再去看明微:“你开的?”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微信微信
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沙发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04:51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板凳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04:51 | 只看该作者
杨殊走了两步,回头吩咐:“你们两个留在这,要是有人来了,及时示警。”

“是。”

一行人入内,越看越是心惊。

这座粮仓,大得离谱。

侍卫用匕首扎破麻袋,雪白的大米漏了出来。除此之外,还有黄豆、麦粉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地板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04:51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04:51 | 只看该作者
安乡县主小跑过来,兴奋地拉起她的手:“好久没见你了,前阵子桃花宴,你也不来。要不是这次浴佛节,你是不是都不见我了?”

见到小伙伴,明湘的心情稍微变好了一些,笑道:“怎么会?最近家里发生太多事了,我不好出门……”

安乡县主同情地看着她:“唉,也是……”

明湘往后看了两眼:“咦,金林姐姐呢?”

安乡县主嘟起嘴:“娘说姐姐大了,不能跟我们胡闹。我们哪里胡闹了?”

二夫人打开正房:“你们要的东西,应该在这里。那人住进来没多久,这里动过工,你们留心是不是有暗室。”

明微意外地看了她一眼:“二伯母……”

二夫人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多时,搜检的官差大声禀报:“大人,发现密室!”

虽然此人形貌还很模糊,但已经能辨认出,是个身材高大的男子。

明微道:“我现在让他上身,你抓紧时间,把要紧的问了。”

“好。”

明微伸出手指,按在玉佩上,目露精光,低喝一声:“起!”

那个虚无的身影,飞快地化成一道轻烟,窜入她的身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04:51 | 只看该作者
阿绾道:“大人,您觉得该怎么办,就下令吧。皇城司安排于此的人手,现在皆听从您的命令!”

正说着,外面骚乱起来,有人尖声喊道:“下山的路堵了!山石从上面落下来,把路给堵住了!”

因为这个消息,宝灵寺顿时更乱。

下山的路只有一条,堵住了不就下不了山?

难道他们会被烧死在这里?

三夫人那件事,逼得她们跟着演了场戏,心里多多少少有所预料,只是没想到事情来得这么快。

好一会儿,她道:“你接着说。”

“是。”二夫人定定神,“现在事发了,不止老爷,京里的大伯和五叔,也会受到牵连。小七说,夺职抄家都算是皇恩浩荡了。”

老夫人神情一片漠然。

她已经猜到二夫人想说什么了。

人人都说,新帝仁厚,善待兄长后人。

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些年过的是什么日子。

堂弟柳阳郡王谋反被诛的消息传来,他几个月没睡好觉。

太害怕了。

他不想再经历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04:51 | 只看该作者
棺木中,露出明三夫人灰白的面容。

尽管冰块和防腐香料,保存住了尸身,但死亡多日,明三夫人的容颜早就失去了生前的娇艳,变得狰狞起来。

四老爷的目光却没有半点惧怕。

他怔怔地扶着棺木看了许久,目中泪光点点,片刻已是泪流满面。

初时无声流泪,而后低低抽泣,最后失声痛哭。

祈东郡王心里打鼓。

发生了什么?蒋文峰看着他的目光,仿佛有一些些……同情?

他不由自主向供词瞟过去。

搁在桌上的供词,字迹清晰,上面的内容就那样映入了他的眼帘。

“这不可能!”祈东郡王跳了起来,“他怎么会是前朝余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04:51 | 只看该作者
可是,在这个关键时刻,她没有去翠幕峰灭火,而是选择留在自己身边。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她更清楚,现在就算赶去翠幕峰也无济于事。相反,保住他才有可能挫败对方的阴谋。

这样的决断,再磨砺一番,便能担得起事了。

可惜她的身世……

蒋文峰摒弃杂思,专注思索:“既然已经做了,这事自然是闹得越大越好。恐怕宝灵寺要被人为弄出一件惨案来。出这个主意的人,当真泯灭人性,竟是毫不顾惜无辜的百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04:51 | 只看该作者
正嘀咕着,安乡县主一怔,扯了下明湘的袖子:“你看,那是不是我表哥?”

明湘瞧了一眼,确实是那位杨公子。

他这一身,实在是光彩照人,扔到人堆里,也能轻易认出来。

“我表哥跟你七姐去了一条道!”安乡县主愤怒起来,“他们要干什么?又私会吗?还要不要脸了!”

明湘有点懵。

见他缓缓点头,二老爷大惊:“难道金簪的秘密,已经叫他们知道了?不能吧,你不是说,这东西一般人发现不了吗?”

“不知道。”他声音沉沉,“那天晚上没偷到手,他们肯定猜到,手里有要命的东西。现下有两种可能,其一,他们发现了金簪的秘密,说不准还从那个密探身上找到了别的线索,所以才要去宝灵寺。其二,他们没有发现,只是觉得不对,此番相约,只是为了引我们上钩,让我们自己说出来,那要命的东西是什么。”

二老爷不相信:“那密探都只剩一把骨头了,怎么留下线索?我亲眼瞧见的,连片纸都没留下。就算招魂,你不说他已经成凶煞了,根本没法招魂吗?”

对方眉头紧皱:“那可是皇城司的密探,谁知道是不是留了一手。”

顿了顿,又道:“而且,你不觉得,自从那丫头醒来,事情就变得不可控了吗?纪氏死后,我原本担心会被招魂,结果找来找去,都找不到她的魂魄。这阵子又是闹鬼又是上身的,她的玄术可能比我想象的厉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版权声明|918慱天堂国际版 ( 冀ICP备11005293号  

GMT+8, 2018-8-13 10:02 , Processed in 0.24112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