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放放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8|回复: 8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华誉环亚开户赠金:女子通过网聊色诱发展传销下线同时交10余男友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2日 14:12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皇帝看到她坐着,柔声问:“怎么醒了?”

裴贵妃抬起头:“陛下去哪里了?身边突然空了,臣妾就醒过来了。”

“只是觉得有些闷,到外头透透气。”皇帝解下外衣,坐上床榻,握住她的肩膀,“是朕不好,吵醒你了,继续睡吧。”

裴贵妃答应一声,两人重新躺了下来。

“陛下是不是有为难的事?”裴贵妃转身面对他,“因为妖星?”

他刚从皇帝那里回来,琢磨着叫辛泽帮他传个话——这种关键时候,要是被人发现他跟太子来往,可说不清了。

哪知辛泽不见踪影,他才找了个道童去寻人,玄非过来了。

他面色严肃,眼睛好像冰冻的池水,透着森森寒意。

“玉阳师兄!”他僵硬地行了一礼。

玉阳虽然恨不得掐死他,面上却不得不挤出笑来,温言道:“玄非师弟,这是有事?”

她慢慢地喝着,杨殊却等不及了:“到底怎么说?你倒是给句话啊!”

明微抬头看去,却见他眉眼间满是焦急,不知怎么的,就“扑”地笑了。

“笑什么笑?好好回我行不行?”杨殊恨不得抓着她,死命摇几下再说。

明微收了笑,问他:“你以什么立场来问呢?我退婚如何,不退婚如何,你要我给句话,你自己又是个什么说法?”

这个……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微信微信
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沙发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2日 14:12 | 只看该作者
明微没有接话,而是说话:“我们来谈一桩交易吧!”

“……”这个人,怎么话题这么跳啊?他说一句,她就跳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你在玄都观的处境,并不是很好。就算这次让你当上了观主,后续的麻烦还多着。而且,玉阳刚才看到了一颗妖星,信不信他会就此事借题发挥?”

玄非沉默了一会儿,淡淡说道:“就算他借题发挥又怎样?我玄都观的事,自有内部解决。”

“看来你还有杀手锏啊!也是,你这样的人,没有一点把握,怎么会把观主之争摆到台面上呢?”明微顿了一下,缓缓接道,“可你先前设想的情况,是没有我这个外人的。现在有了我,你觉得你的杀手锏,还能一定奏效吗?玉阳观测到了妖星,如果我也说观测到了妖星,并且一口咬定那颗妖星是你,你觉得后果会怎么样?”
太子简直迫不及待,想看看结果了。

……

蒋文峰醒来时,发现自己手脚被缚,眼睛上还蒙了布。

他挣扎了一下,就听茜娘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夫君,你先别动,人就在屋里。”

蒋文峰便没有开口说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板凳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2日 14:12 | 只看该作者
这情形,掌院长老哪能不明白,当即上前奏报:“圣上,三位参试者已经结束观星。只是结果如何,还需要长老们议定,目下还不能判定谁胜谁负。”

皇帝的面色已经回转,笑道:“观主之位,应当慎重。如此,法会暂时结束,众卿可去他处赏玩,过后再公布结果。”

内侍当即传下圣命,皇帝这边便退席了。

高官勋贵们带着不安的心情散了场。玉阳那句妖星,大家都听到了。都是浸淫官场的人,深知这种事可大可小。如果皇帝当了真,很有可能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只希望,千万别掀到自己头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地板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2日 14:12 | 只看该作者
明微听着这话,怎么有点不对劲呢?

“这里头有什么玄机?贵妃和惠妃去,和我们有关吗?还有皇子……”

魏晓安拍了下她的头,急死了:“哎呀,你怎么这么不开窍呢!太子要定下继妃了啊……”

“嗯嗯,还有三皇子,他的年纪也到了呢!”

“……”明微终于听懂了,“你们是说,要借着这次秋猎选妃?这是不是有点儿奇怪啊……”

禁卫松开玉阳,暂时出去了。

皇帝端起茶盅,慢慢饮了一口,说道:“虚行国师与我大齐有恩,他的弟子,朕定会宽待。但你要是妖言惑众,朕也只能……”

玉阳额上冒出豆大的汗珠。他一直以为,当国师挺简单的,看看自家师父,平日幽居修行,偶尔替皇帝出出主意,自会受到礼遇。现在面对天子之威,他才知道,能得到皇帝无条件的信任,是多难的事。

他有些后悔,答应了太子的要求。倘若这事不成,这条小命恐怕难保。可太子他也得罪不起,事到如今,只能咬牙继续了!

“圣上,妖星应该是个男人,而且岁数不大,极有可能真实身份被遮掩了。小道算出这些,思来想去,您身边恰好有这么个人,就去寻了他的生辰八字……”

裴贵妃刚要张口,就听明微轻声道:“小女恐怕要辜负娘娘的美意了,早在幼时,先母就给我订了亲。”

“……”裴贵妃道,“是吗?”

“是。”明微笑吟吟看着她的眼睛,“订的是舅父家的表哥,母亲过世前,就说要到京城给我送嫁。只是如今守孝,这婚事要等孝期过了再说。”

裴贵妃注视着她:“你想好了?”

明微笑着点头:“亡母之命,岂敢不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2日 14:12 | 只看该作者
“离帝星不远。”

皇帝缓缓点头:“你们且说说,既然早一步发现了妖星,可否防范于未然?”

“这”掌院长老带着劝诫的意味,“圣上,虚行师兄在世时曾经说过,未曾发生的事,就有改变的可能。我们观星相,第一条切记,不可将之视为真实。”

皇帝笑笑:“朕没有大开杀戒的意思,你们放心。”

掌院长老陪笑,心里却一直打鼓。

皇帝微怔,默默将这句话想了两遍,不确定地问了一句:“你可知玉阳说的是谁?”

“小道不知。不管是谁,小道都不赞同玉阳师兄所为。”

皇帝笑出声来:“真是年轻气盛,以往见你跟在国师身边,甚是稳重,没想到也有沉不住气的时候。”

玄非低头请罪:“叫圣失望了。”

皇帝却不生气,摆摆手:“好了,你回去吧。”

安营扎寨这种事当然轮不着他,到了地方,便带着贵妃与惠妃出来看风景了。

明微能看出的,他当然也能看出来,就笑着对两个妃子说:“好!猎场保养得好,该赏!”

裴贵妃抿嘴一笑:“猎物这么多,陛下可要亲自下场?”

皇帝哈哈一笑,摆手道:“朕可没习过武,站着射靶子还行,骑在马上哪里搭得起弓?跟几位皇兄可不能比。”

说完这话,连他自己也是一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2日 14:12 | 只看该作者
宁休舒服了。

心想这两个小家伙,有时候也不是那么讨厌的,知道给他面子。

三人专注地看着纸上的印章。

明微看不出差别来,觉得这就是个寻常的印章。

杨殊却若有所思:“奇怪了,这兽钮的样子,应该是皇家专用的。难道他是皇室中人?”

有品德,才能建立起权威,让别人觉得他值得信任。

而这个有本事、有品德的人,还不多管闲事,就太叫人满意了。

亲近他,不会让臣下认为自己失德,自己也不会添堵。

“仙长心里很清楚嘛,顺着做不就行了?”明微慢慢说道,“论本事,你比玉阳强,我们看得出来,圣上也看得出来。至于另外两条,让圣上看到不就行了?”

君莫离却道:“你出的什么馊主意?去找玉阳吵架,怎么就有品德了?而且,这不就是多管闲事吗?”

“这话倒没什么问题。”宁休眉头轻皱,“但你祖母身边有多少服侍的旧仆?那些丫鬟婆子,竟然也都找不到了。”

这个杨殊倒是没留意。

长公主和老侯爷都是战场拼杀出来的,身边有不少家将异人。可以说,这些人就是侯府的底蕴。

他们死前几年,这些人手就已经分给了子孙。因家中只有杨殊一个习武,家将多半给了他,是以他根本没留意到,服侍他们起居的仆从有什么问题。

服侍起居的活,谁都能做,哪有家将重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2日 14:12 | 只看该作者
说着,便吩咐侍卫们将鹿抬过来。

姑娘们交流了一下眼神,面露无奈。

安王这样说,这礼她们是不能不收了。

“多谢殿下。”

安王马上又道:“猎场这么大,相遇便是有缘。既然碰巧遇到了几位小姐,不如我们一起坐坐?我看这位小姐伤了脚,要找个地方歇息,正好本王也累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2日 14:12 | 只看该作者
皇帝今天兴致很高。

他颁布了奖赏规则,又叫内侍当场计数。

于是,时不时有人急奔回来,高呼某某得什么猎物一件。

场面热闹极了。

到了下午,差不多分出了先后。

“……”玄非心道,这个国师该她当才是,这么会妖言惑众。

“好了,免得你伤及功体,我先走了。别忘了我们的交易,国师大人。”

过了一会儿,陌生的意念缓缓退出了他的元神。

玄非长出一口气,睁开眼。

白眉老道正紧张地看着他,见他顺顺利利结束观星,松了口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2日 14:12 | 只看该作者
玉阳进了屋,下拜见礼。

皇帝抬了抬手:“免礼。既有重要的事,为何刚才不说?”

看出皇帝隐隐不悦,玉阳更加小心:“回禀圣上,此事关系重大,小道也是思量许久,才鼓足勇气求见。”

“哦?到底什么事?”

“是妖星的事。”玉阳略停了停,“小道观测之时,发现妖星似乎被人为遮掩过,是以到今日才露出端倪。小道心神不宁,回去又卜算了一番,不想有所发现……”

文莹恼怒地回身斥了一句:“你要装好人,就给我滚回去!”

文如闭嘴了。

明微本来不想理她,都躲开还被拦住,就有点生气了:“我心不心虚,关你什么事?文三小姐也管得太多了吧!”

文莹看着她冷笑:“你就耍嘴皮子吧!以为出了一回风头,就能一步登天?哼!也不想想自己什么货色!”

明微气笑了:“那请问文三小姐,我是什么货色啊?”
观星测运,能看到的只是模糊的未来,修为精深者,可以大概估出时间。可这姑娘,张口就说五到十年后,这太精确了,如果她不是胡说的话,这本事可了不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版权声明|华誉环亚开户赠金 ( 冀ICP备11005293号  

GMT+8, 2018-8-13 10:02 , Processed in 0.24112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