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放放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8|回复: 8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亚美多一点手机版:环境部对山西山东河南实施大气污染治理量化问责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03:43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崔可夫说的这个小组作战,其实就是游击作战。

这些小组可以较为灵活的利用建筑、废墟以及其它地形,有时发起进攻有时实施防御,有的则负责偷袭、狙击落单的德军坦克或小股步兵分队然后撤退,从下水道、地道转移到其它防御阵地。

这也正是秦川所担心的……从某方面来说,德军其实并不害怕苏军与其打常规战,因为不管怎么样,德军在常规战方面都比苏军拥有更多的优势。

但是,如果苏军与德军打非常规战,比如城市游击战和贴身战术,那就是德军真正头疼的时候了。

这其中所谓的“贴身战术”,说的其实就是“敌进我退,敌退我近”这样的原则始终与敌人保持一定的距离,在弱化敌人装备比如飞机、大炮、坦克的同时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

统计完收到的物资清单以及人员名单后,秦川就不由松了一口气。

虽然接收到的这些人员是驻扎在雷诺克的第115步兵团,他们的素质比不上第1步兵团,但300人的补充却是为沙洲注入了一道新鲜的血液解决了沙洲兵力不足的问题。

现在秦川等人要做的,就是让这些士兵尽快学会使用沙洲上一些苏制装备比如高射机枪的操作。这一点倒是真的,因为情况进一步恶化。

德军是进攻一方,不管面前是废墟还是大楼都必须进攻。

如果是大楼的话,德军士兵还可以在坦克的掩护下抵近大楼,然后一幢接着一幢的清除。

但如果面前是一片废墟,那么坦克不但不会起到任何作用反而还会成为负担……德军步兵必须用冒着敌人的弹雨和炮火占领这些废墟,并清除出一个通道来使坦克能继续推进。

更可怕的还是,无论任何时候苏联人都会试图与德国人近身作战,也就是逼近至50米左右的距离,即便是废墟也不例外。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微信微信
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沙发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03:43 | 只看该作者
凌晨三点,秦川就被埃伯哈德叫醒。

秦川看了看手表,疑惑的望了望埃伯哈德,他记得进攻时间是五点,也就是天亮后……拥有制空权的德军通常都天亮才发起进攻,这一次也不例外。

“发生什么事了?”秦川问,他知道这肯定是出了什么状况。

“我想这件事需要你处理,少校!”走出掩体,秦川发现外面已经有十几名德军士兵在等着他。

仔细一看,地上还有一具尸体,旁边还有一名被绑着的德军士兵。

秦川等人很快就见识到了这种炮艇,因为它们护在“浮桥”旁开了上来,然后“轰”的一声就朝沙洲方向打了一发炮弹。

炮弹虽然没能命中目标但还是把德军吓了一跳……苏联人居然还有军舰?!

“战斗准备!”秦川大喊,同时向埃伯哈德下令道:“马上联系空军!”

“是,少校!”埃伯哈德应了声,就往步话机方向跑。

苏联人显然不会让德军这样从容准备,于是对岸很快就打来了一排排炮弹,沙洲霎时又陷入一片弹雨和水雾之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板凳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03:43 | 只看该作者
密集的枪声很快就响了起来,苏军一个个倒在了冲锋的路上。

城市作战相比起野外作战会困难得多也会复杂得多,因为城市里随处都有可供藏身的地方,比如一道残存砖墙,再比如一辆坦克残骸,甚至是堆积起来一堆水泥、或砖块。

但在这方面德军显然更有优势,因为他们拥有火箭筒……一发火箭弹带着啸声过去,就将一道砖墙炸塌,当场就将隐藏在其后的苏军士兵埋在里头。

又是一发火箭弹过去,炸开的钢珠打得隐藏在废墟后的苏军一片惨叫。

但是苏军依旧不顾伤亡的继续冲锋,这是苏军进攻的特点……这并不完全是因为227号命令,另一个原因就是通讯设备落后落后导致的,中国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也同样有这样的缺陷:营、连一级没有装备电台,冲锋时电话线一时又没法牵到前方,所以放出去打往往想收都收不回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地板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03:43 | 只看该作者
但其实苏军士兵完全没必要这样想。

原因是这些巨炮的炮弹并不多……“多拉”炮弹35发,“卡尔”75发,“伽玛”102发。

这是由巨炮的炮弹很难运输而柏林至斯大林格勒的后勤困难决定的。

这其中“多拉”巨炮炮管的寿命甚至只能勉强达到150发……其实至100发就会有炸膛的危险了,但由于“多拉”十分昂贵且在前线更换炮管基本不可能,所以使用维护手段并冒着危险再打50炮弹被认为是值得的也是应该的。

不过苏联人不知道这些,所以他们会产生些恐慌那也是必然的。

它之所以是手绘的,是因为在此之前苏联根本就没有一张以米为比例的作战地图……没人会想到居然会有人打到斯大林格勒,更没有人会想到敌我要在斯大林格勒进行一场争夺街角、街区甚至一堵墙的战斗。

于是,直到德军包围斯大林格勒而苏军又决心死守这座城市时,这张详细的画有斯大林格勒每幢建筑、每条街巷的地图才紧急制作出来。

只不过,城市已完全不像地图画的样子了,因为它已经陷入了一片火海到处是废墟。

“崔可夫同志!”克雷洛夫为崔可夫端上了一盆小米粥。

崔可夫苦恼的摇了摇头,接过小米粥随手就把它放在了旁边的桌上,说道:“德国人想到了对付地道的方法,克雷洛夫同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03:43 | 只看该作者
“说得对!”秦川说:“要把瞄准系统改成对地的,另外还要增加其装甲厚度,机枪也要改为更大口径的……”

“少校!”康拉德打断了秦川的话,说道:“我不是没考虑过这些,但是你有没有想过……直升机的升力有限,如果我们做这样的改装的话,它就只能携带武器和装甲而无法运输了!”

“我当然考虑过,上校!”秦川回答:“但是……我们为什么不把它们分开来呢?”

“什么?”康拉德不明白秦川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像我们的空军有专门用于作战、用于轰炸、用于运输的飞机一样!”秦川说:“为什么直升机就不能有专门用于作战的飞机?”

这一点当晚秦川就感觉到了。

这天夜里,秦川正蜷在战壕里睡觉……其实这里夜晚根本就睡不觉,七月的斯大林格勒是旱季,蚊子成片成片的在四周飞舞,还有老大只的绿头苍蝇在身边“嗡嗡”的叫,尤其让人恶心的是你还不知道这些苍蝇不久前在哪具腐烂的尸体上饱饱的美餐了一顿。

这其实是件很严重的问题,天气炎热毒虫横行,城内满是废墟和垃圾,更糟糕的还是随着战争的发展尸体一层一层的往上堆而且无人掩埋……没有人还会有多余的力气去掩埋这些尸体,这不仅是因为尸体太多,更因为掩埋尸体还是很危险的事,因为废墟中甚至尸体里都有可能隐藏着敌人的狙击手,如果你在乎这些尸体的话,那么你自己很快就会变成一具尸体。

由此导致的问题,就有可能暴发大规模的瘟疫。

但彼此已经杀红了眼的苏德双方根本就顾不上这么多,也许苏联人还希望它发生,因为如果瘟疫流行的话,就会像莫斯科的寒冬一样将德军赶跑。

“砰砰……”一片枪响过后,赫伯特胸前就多了一个个涌出鲜血的弹孔。

哭泣声停止了,他在绳索上瘫软了下来,意识和力量或者也可以说灵魂离开了他的身体。

几秒钟后,军医走了上去检查。尽管伤势严重,但还有脉搏,于是他就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军法官。

军法官走了过去,举起已经上好膛的鲁格手枪,近距离对着赫伯特的太阳穴补了一枪。

不用说,军医再上去检查时已没有脉搏。事实上,补上的一枪是不必要的,因为只要再等上几秒脉搏也就消失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03:43 | 只看该作者
或许是因为昨晚的惨败给苏军在兵力及士气造成打击,德军第二天的反攻竟然朝苏军纵深推进了五百米。

这一来就惊动了在二线指挥的崔可夫。

“我们昨天一共损失多少人?”崔可夫问。

“一万一千余人!”克雷洛夫回答了一个大慨的数字。

他之所以无法确定,是因为不知道这其中是否有逃跑或在某个地方躲起来的士兵……尽管崔可夫实施的一系列政治已经在相当程度上提升了苏军的士气,但在这样的压力下还是无法阻止部份士兵开小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03:43 | 只看该作者
库恩点了点头,说道:“你说得对,少校!”

顿了下,库恩又问了声:“你不会猜到他们会用什么办法了吧?”

“拜托,库恩!”秦川摊了摊手:“我不是上帝!”

“那我们就要小心了!”

“当然!”

“哦,为什么?”

“因为你之前几乎没失败过!”斯莱因上校说:“这让我都不知道失败是什么滋味了!”

秦川想了想,发现还真像斯莱因上校所说的那样,在自己提出某个建议后第1步兵团乃至第21装甲师就总能取得胜利。

不过话说回来了,自己大慨的知道战局的发展以及重点,总能打胜仗也算正常!

但这个正常在别人眼里似乎就是不正常了,所以这次失败也算是好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03:43 | 只看该作者
后来的确有士兵因此而受伤,最严重的一例是三连的一名上士因为速度慢了些而被紧追而来的一名士兵撞到失去平衡,之后从十余米的高处跌落脊椎重重的撞在背包上……就此下半身就失去了知觉。

当他被医护兵抬走的时,士兵们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他是跟我们一起在非洲打过仗的老兵!”库恩说:“我记得他,因为他原本是我的部下!”

顿了下,库恩又接着说道:“没想到这么多场战斗都走过来了,却在训练时倒下了!”

所以,命运这东西有时很奇怪,没有人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突然给你来一下。

“怎么回事?”秦川问。

经过埃伯哈德的叙述,秦川知道被控制住的这名士兵叫赫伯特,地上的尸体是个名叫戈德曼的下士,他们俩是三连一排的战友。

原本事情并不大,赫伯特从运输车上偷了一个包裹,并独自享用了包裹里的香烟和食物。

这事在补给并不是很宽裕的德国军队里当然是不允许的,否则全军上下都会成为可耻的小偷,在前线作战的军队永远也得不到充足的补给只能饿肚子。

当即便是这样,受到的处罚也不会太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03:43 | 只看该作者
撤退倒是没什么困难,一路在阵地上布置地雷,然后几个营相互掩护着撤退,放弃了机场和几条街,撤到学校才停下了脚步……第21装甲师收缩回来帮助两翼的友军驻防,奥尔布里奇上校还指挥着第5装甲团的坦克分散在了建筑之间的要点,使苏军无法从中突破。

不过苏军对学校一带的德军的进攻也仅仅只是试探性的……苏军的主要战略目的就是将德军从马马耶夫岗逼走,现在战略目的已经达到了,进一步战斗也就无所谓了。试探性进攻只是苏军想知道德是否在撤退途中自乱阵脚想看看是否有机可乘。

但这个试探性进攻显然让他们失望了。

“发生了什么?”斯特莱克将军在稳住阵脚后第一时间就把电话打到了保卢斯的指挥部:“将军,我们两翼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么多敌人?”

“少将!”保卢斯无奈的回答:“他们通过下水道和排污管运动到我军后方然后突然发起攻击……在此之前苏联人这样的进攻都是小规模的,我们没想到他们这次会集中两个师突然发起冲锋,而我们后方的兵力又严重不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版权声明|亚美多一点手机版 ( 冀ICP备11005293号  

GMT+8, 2018-8-13 10:02 , Processed in 0.24112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