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放放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8|回复: 8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W66利来国际娱乐平台:2018国际垂直登高大奖赛上海静安寺街道会德丰国际广场站开跑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4日 05:00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抱歉,上校!”秦川回答:“如果我知道会这样的话,我会把这个战术憋在肚子里直到老死的!”

“太迟了!”斯莱因上校说:“你该为此写一个检讨!”“上校!”在躲过一枚炮弹的爆炸后,警卫就对女军官说道:“我们该到坑道里躲一躲!”

“什么?”女军官不由惊叫了起来:“你是说让我躲在这个洞里?不,绝不!就算死在敌人的枪下我也不会走进这个令人恶心的老鼠洞半步!”

“少校!”警卫看了看山脚,有些慌张的说:“如果我们不进去的话,只怕就真的要死在敌人的枪下了!”

另一名警卫应声道:“敌人已经把我们包围了,我们无路可走!”

“你们到底要不要进来!”秦川不耐烦的扬了扬手中的地雷,说道:“我们要封锁通道了!”

“另外!”隆美尔接着说道:“中尉,你是否有考虑过……敌人占领了加夫萨后,就有可能借助‘谢尔曼’坦克强悍的火力和防御力,沿着公路和铁路一路进攻到最北端的加美,这样突尼斯就会被一分为二,比赛大港、突尼斯等都会陷入被盟军包围的境地!”

隆美尔说的没错,这其中尤其是比赛大港和突尼斯有可能会被包围,要知道比赛大港是封锁突尼斯海峡的主要港口,突尼斯则是空军基地,这两个地方要是被盟军包围乃至攻陷了,基本就意味着突尼斯海峡对盟军敞开了。

“将军!”秦川回答:“这正是我所希望的!”

“什么意思?”隆美尔疑惑的望着秦川。

“我们构筑了一条加贝斯防线!”秦川说:“而且我相信敌人也认为我们只是简单的构筑一条加贝斯防线,就像往常一样……”

突然间,秦川发现自己拥有了一切……法籍营的士兵全都是阿尔及尔的“地主”、“土豪”,而自己又是他们的上级,于是阿尔及尔所有的东西似乎都是任自己索取了。

“听说上尉在这?”随着一阵脚步声,博杜安就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上尉!”博杜安朝秦川敬了个礼,说道:“我以为您跟维妮特在一起!”

“哦,是的!”秦川说:“你们知道的,女人的脾气……我跟她吵了一架!”

士兵们不由感同身受的笑了起来。

“嘿!”有个英军少尉走到秦川身边,问:“中尉,有烟吗?”

秦川从身边摸出一包烟然后给这个年轻的少尉递了上去。

少尉接过香烟后不由一愣,然后扬了扬说道:“哇哦,金字塔?德国人抽的烟!”

秦川的冷汗一下就冒了出来。

不过好在秦川反应够快,下一秒他就不动声色的回答道:“是的,从德国人那缴来的!”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微信微信
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沙发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4日 05:00 | 只看该作者
达尔朗没想到的是,他的苦心经营根本就没来得及发挥作用就十分完整的落入德军之手,就像“马奇诺防线”一样。

“你们能生产什么装备?”秦川问。

“步枪、迫击炮,榴弹炮!”瓦尔多说:“另外我们还能维修坦克,如果你们迟一点来的话,我们甚至还可能有生产坦克的能力!”

“这对我们并没有多大用处!”秦川说:“步枪型号不一样,生产的弹药也不同。我们的坦克与你们的坦克也不同……”

“是的!”瓦尔多回答:“我当然知道这些,但你们缴获了土伦舰队,我们可以生产舰队需要的弹药。同时我们还可以为你们提供部份零件,另外……我们还拥有科研人员,只要你们提供图纸,我相信他们能生产出你们需要的步枪或者其它东西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板凳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4日 05:00 | 只看该作者
然后坑道里很快就乱了起来。

“坑道要塌了!”有人惊慌的大喊。

“跑出去,我不想被埋在这里!”

“我要出去!”

……

但是,如果能利用土伦舰队将法国政府转移至阿尔及利亚,再用土伦舰队以阿尔及尔港为基地进行海上防御……就可以避免与德军在陆地上的接触,因为众所周知,德国海军已经被英国封锁在港口里无法动弹。

就算德国借意大利海军之力进攻阿尔及尔,法国海军也有一战之力。

于是,达尔朗就有意识的将重心转移至阿尔及利亚。

最重要的,就是让阿尔及利亚成为一个自给自足的地区……简单的说,就是既能生产必须的生活用品,又能生产武器装备,也只有这样才能在失去法国的情况下继续与德国对抗。

生活用品的生产是摆在明处的,这也使阿尔及利亚有了一种变态的繁荣……法国投降之前阿尔及利亚其实是没有这么多工厂,同时工商业也没有这么发达。法国投降之后,由于达尔朗有意识的支持和转移,才使位于阿尔及利亚的工厂有如雨后春笋般的冒了出来。

“闭上你的嘴吧!”博杜安回答:“否则你想怎么样呢?回家?你知道德国人是怎么对付逃兵的!”

于是士兵们就都没有声音了,更何况他们还无处可逃。

“我认为!”博杜安顿一下就说道:“想要活命的话,就按中尉说的做吧!”

士兵们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接着撤下来的就是几队炮兵,他们在撤到高地后方后甚至还架起了炮修建了一个临时的炮兵阵地,接着就“轰轰”的朝前方开炮,显然是在用炮火掩护着哪个撤退单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地板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4日 05:00 | 只看该作者
“很简单!”秦川回答:“因为你得到英国人的信任,所以德国人不相信你,德国人打算把你以及你的部下跟法国人关在一起!”

“可是……”泽马穆切话还没说出口,接着就明白了秦川的意思。

这的确是个好主意,如果说德国人知道法国官兵临走前要营救哪些人或是与什么人一起逃跑的话,那么他们很可能会把与他们关在一起的泽马穆切等人一起营救出去。

要知道这泽马穆切可不是一般人,他对阿尔及利亚士兵甚至百姓都有相当的影响力,如果有机会的话,法国就可以利用泽马穆切来号召阿尔及利亚来反抗德国。

这时泽马穆切看秦川的眼神就有些不一样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4日 05:00 | 只看该作者

说着斯莱因上校就拔出自己的手枪并将其上膛,几名德军士兵将捆绑着的斯特凡几个逃兵拉了上来跪在地上。

斯莱因上校走了上去,从后头对着其中一人的后脑勺“砰”的一声就扣动了扳机,子弹穿过其头部溅起了一滩鲜血,这名士兵就像麻袋一样毫无生气的倒在了地上。

斯莱因上校没有迟疑,接着走向第二个人,扣动扳机,一声枪响后又一个人倒下。

斯特凡开始哭了起来:“不不,上校,我不会再逃跑了,我保证……”

“砰!”枪声使斯特凡的求饶声嘎然而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4日 05:00 | 只看该作者
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希特勒那里。

希特勒拿着电报兴奋的对参谋们扬着手,说道:“看看,这就是我们帝国的军人!你们能相信吗?一支陆军,他们居然缴获敌人整整一支舰队!”

参谋们都被希特勒这话给震撼住了,他们中许多人甚至还以为这是隆美尔在虚报战功。

当然,此时这些军舰还没有开回阿尔及尔,所以隆美尔不敢掉以轻心,他马上将航空联队的一半兵力调至阿尔及尔机场,并尽一切可能在作战半径内为海军提供空中掩护,另一方面,又联系到了意大利空军让其尽量牵制马耳它岛的英军,不管是空军还是海军……隆美尔担心这支舰队会遭到英国人的半路截杀。

这个担心是完全有必要的,因为土伦舰队的船员严重不足,许多军舰甚至是法国船员在操作。

“明白,长官!”

“是,中尉!”

……

法国士兵们战战兢兢的回答着。

秦川没再说什么,他们今天承受的已经够多了,于是示意几个部下清理尸体,就回到了做为指挥部的坑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4日 05:00 | 只看该作者
首先这是资讯封闭的时代,尤其是非洲,民间甚至连电话都没有几部。

其次,埃及距离阿尔及利亚有两千多公里,口耳相传也没那么快就会把消息带到阿尔及利亚。

更重要的还是法国人会封锁消息。因为这些消息对法国殖民统治不利,甚至还有可能引发新一轮的暴动。

“好吧!”秦川说:“我们让克里特岛的希腊人和埃及人独立了,就像上校刚才说的,是真正的自由,他们拥有自己的部队,完全自己指挥,我们甚至还为他们提供武器装备!接下来就是利比亚,当然,阿尔及利亚也不例外。”

泽马穆切的眼睛不由亮了起来:“可是这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士兵们应了声,就各自沿着交通壕钻回自己的坑道,霎时诺大一个高地就只剩下弹坑、杂草和尸体了。

秦川随着人流钻进了坑道,见到正蹲在角落里闷不作声的尤莉亚,就说了声:“嘿,少校,很高兴你还在坑道里!”

见尤莉亚没回应,秦川回过头来看了看,然后就像是明白了什么:“我想,你已经出去过了是吗?”

尤莉亚无力的点了点头。

“不用这样!”秦川说:“你会习惯这一切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4日 05:00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4日 05:00 | 只看该作者
但官并没有让柏宜斯上校改变主意,他豪气万丈的大声下令,似乎担心英国官兵听不见他的喊声:“掩护友军撤退,不许让敌人跨过防线一步!”

“是,长官!”澳大利亚士兵们只能为自己的步枪装上刺刀。

但战争就是战争,它不会因为某个军官的惺惺作态就有所改变。随着一阵“隆隆”声,一排密集的的炮弹就狠狠的砸在澳军的防线上……那是德军的近战利器50MM迫击炮。

这轮炮弹一落地就炸得澳军一片哀嚎,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德军的手榴弹又越过英军逃兵抛进了他们的阵地。

悲哀的是,这些一开打就被德军炸得稀里哗啦的澳大利亚士兵直到此时还是不敢轻易开枪,因为在他们面前的依旧是英军逃兵……

隆美尔当然不会在这个问题上让步,就算起内哄或是有所伤亡也在所不惜。

原因很简单,奥克斯特少将的做法,也就是继续征收百分之六十的税,那就是逼着法国商人只能像往常一样继续剥削阿尔及利亚人,而阿尔及利亚人当然不会容许法国商人再把他们当作奴隶一样压榨,于是阿尔及利亚人与法国商人的冲突是必然的。

另一方面,奥克斯特少将又支持法国商人,于是就只能血腥镇压阿尔及利亚人甚至还会与佐阿夫兵团也就是泽马穆切的部队起冲突,这么一来非洲军团在阿尔及利亚的整个布局都会被打乱。

这还只是一方面,更糟糕的还是……这相当于德军破坏了支持阿尔及利亚独立的承诺,于是对希腊、利比亚、埃及就会形成一种骨牌效应,站在德军一边的百姓和军队就会对德军的承诺有了顾虑。

也就是说,非洲军团之前所做的一切都会化为泡影,连阿尔及利亚这个根本都会被动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版权声明|W66利来国际娱乐平台 ( 冀ICP备11005293号  

GMT+8, 2018-8-13 10:02 , Processed in 0.24112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