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放放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8|回复: 8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www1123kjcom:孙代尧:《共产党宣言》是马克思主义诞生的标志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04:43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扣着脖子的手掌一用力,引得她闷哼一声。

“你刚才若是乖乖回去,我暂时也没空理会。偏巧,你就迷路迷到这里来了……”

“公子是一开始就动了杀心吗?”明微很好奇,“既然知道我在这里,为何还要肆无忌惮地交谈?”

“不。”杨公子轻笑,“你藏得很好,我一开始并不知道。直到方才,我写信的时候,你的呼吸变重了一点点。很想知道我在写什么?”

明微恍然大悟:“所以你把信给烧了。”

“怎么,有问题?”

“我想起一件事。”她的手指在一条条清楚明白的记录间滑动,“撞鬼之事发生后,我娘请了个神婆来家中做法。那个神婆发现了庚三凶魂的存在,动手镇压。这个时候,明四老爷出现了。”

明微抬起头:“他踢翻了法坛,说,明家禁言玄道巫蛊。”

杨殊并不意外:“明家是有这条家规,怎么,有问题?”

“我当时没觉得有问题。”她轻轻说,“但现在想起来,有点古怪。”

皇城司密探无数,能够得赐金牌的,不出五指之数。

杨殊进入皇城司三年,见过的金牌密探仅有两个,其中一个还是不露面的见法。

剩下的三个,究竟去了何处,哪怕他是皇城司提点,也无从得知。

每个金牌密探,都是花费了巨大的人力财力培养出来的。皇城司内部有个说法:一个金牌密探,抵得过一万精兵。

事实上,一个金牌密探能做到的事,一万精兵未必做得到。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微信微信
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沙发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04:43 | 只看该作者
明三夫人静静地躺在棺中,生前明媚娇艳的容颜,此时一片黯淡。

原来,不管多美的人,死了都不会太好看。

二夫人低笑一声,目中透出悲意。

“三弟妹,你莫怪我。”她轻轻说,“你爱小七如命,我也有孩子要护。谁叫我们身为女子,有什么法子呢?”

二夫人扶着棺,默默出了一会儿神,又道:“老爷常去你那里,我其实知道。枕边人,真想知道什么,怎么可能瞒得一点不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板凳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04:43 | 只看该作者
几位夫人忙出了内室,到正堂给明老夫人行礼。

明老夫人目光扫过,沉声道:“老二媳妇,不用为难了。这事该让小七知道,便叫她心中清楚。”

二夫人松了口气,答应一声:“是。”

明老夫人往正中一坐:“童嬷嬷,说吧!”

童嬷嬷抹着泪,说道:“夫人昨晚睡得不好,便要去供堂坐坐,给玄女娘娘抄经。一直到四更,夫人看冰心太困,就让她先去睡了,说困了自会去休息。到了早上,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风言风语,说六老爷受伤是夫人刺的,那晚六老爷进的是余芳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地板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04:43 | 只看该作者
这位蒋大人,到底什么来历?有灵就算了,居然还有法器。

可看他身上并不带法力,并非玄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几位护卫挖得很快,不一会儿,树下便出现了一个两尺深的大坑。

明微留神二老爷的反应。

初时,他很紧张的样子,频频望向祈东郡王。

阿绾用过饭出来散步,看到的便是坐在屋檐下,慢慢削着一节竹管的明微。

“你在做什么?”

明微头都没抬:“你猜。”

阿绾皱眉看了一会儿:“做笛子?”

“是箫。”明微说,“横吹笛子竖吹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04:43 | 只看该作者
“嗤啦——”裂帛声响起,露出大片雪肌。

他毫不犹豫,俯身下去,整张脸贴在她的颈子上。

明微愣了下,这种超过正常程度的肌肤相贴,让她非常不适,直觉想要挣脱。

这时,屋子被人推开了:“三公子,您……”
“七小姐,可要起身?”

和衣而卧的明微从床上坐起,看着进来的这个丫头。

她记得,这是二夫人的心腹丫鬟,叫秋雨。

“多福呢?”

“多福方才在路上摔了一跤,这几天有些不便,二夫人命奴婢来服侍七小姐几日。”秋雨含笑道。

听说明七小姐个把月前撞过鬼,该不会明三夫人也是因此想不开自尽的吧?

说不定,就是冤鬼找替身呢……

两人说着说着,眼看着天色微明,那翁夫人奇道:“方才不是放炮起棺了吗?这都多久了?怎么还不出来?”

听她这一说,卢二奶奶也奇了:“是啊!抬棺就那么一会儿时间,这得有半个时辰了吧?”

“难道……”

早点摊最角落的一张桌子上,坐着两个与这些小民格格不入的人。

一个玉冠华服,贵家公子打扮,只面朝里坐着,叫人看不清模样。

另一个黑衣劲装,面庞冷峻,似乎是个侍卫,却与公子同桌而坐。

“公子。”黑衣护卫压低声音,“这事闹得这么大,明家现在不知多少双眼睛盯着,想来他们应该不敢对明姑娘下手了。”

杨殊慢悠悠地调着辣酱与醋的比例,说道:“你这是想阿绾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04:43 | 只看该作者
二老爷不以为意:“人在危急之时,力气比往常大。那孩子都吓恍惚了,她娘以为她又要傻回去,哭得厉害。”

此人眉头却没有松下:“她这病好得就奇怪,先前老四还说,她真的懂玄术。”

“不是说,她失散的魂魄被玄女娘娘收留了吗?有点神神怪怪的,也没什么稀奇吧?”

他还是摇头:“太巧了。”

“你怀疑小七有问题?”二老爷回想了一下,“我瞧着挺正常的。”

“你还敢说!”明老夫人听得这话,又生怒气,“若不是你们弄了这么一出,小七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家,怎么会去信园那种地方?现下还不知道她怎么样,我连问都不敢问!只盼她舅舅看在她娘的份上,不要追究这事。”

二老爷低声下气请罪:“是儿的错,母亲不要生气。”

明老夫人心灰意冷:“只盼我死得早一些,不要叫我看见家破人亡。”

“母亲……”

明老夫人摆摆手:“不必说了,你去吧。”

雷鸿半天憋出一句:“所以那天,七小姐用筷子戳中那条蛇,不是意外吧?”

听得这句,明微不禁翘了翘嘴角:“不比雷大人武功高强,我只会些小技而已。”

雷鸿觉得已经很不错了:“若不是亲眼所见,难以想像七小姐先前有痴愚之症。”

他也意识到,明微的来历,大概有什么不可说之处。说到这里,便收住了。

明微拉回话题:“大人,我先前也没想到,这具尸骨竟然就是你们要寻的人。可见冥冥之中,注定我们要有交集。它偏偏就埋在明家园子里,定然与明家脱不了干系。我们是殊途同归,要互帮互助才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04:43 | 只看该作者
不闹事就好,把人一葬,这事就算抹了。

忽听壮仆道:“老爷,盖不下去!”

二老爷转回头:“怎么回事?”

“您看。”

壮仆们抬起棺盖,可怎么都合不上。

明微懂了:“原来如此……”

说到柳阳郡王谋逆一案,明微前身在野史笔记中看过诸多猜测。

柳阳郡王,是晋王之子。

当年思怀太子、秦王、晋王争位,三败俱伤,尽数身死。

思怀太子绝了嗣,秦王、晋王倒了留了血脉。

什么样的事,可以给他这样的保证?

不多时,阿绾过来唤她:“明姑娘,已经安排好了。”

明微下了车,与素节换了轿,避着人悄悄回了余芳园。

今日的余芳园特别安静,以往来来往往的仆妇,俱都不见了踪影。

明微下轿,第一眼就看到多福,眼睛红红的,才哭过的样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04:43 | 只看该作者
这手套十分轻软,且白得没有一丝杂色,明微看了两眼,道:“冰蚕丝?”

阿绾点点头,动手解明三夫人的衣物。

这是要验尸。

明微想了想,吩咐小白蛇到外头守着,免得被人撞见。

“这是杨公子预先支付的报酬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04:43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版权声明|www1123kjcom ( 冀ICP备11005293号  

GMT+8, 2018-8-13 10:02 , Processed in 0.24112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