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放放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8|回复: 8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乐橙娱乐电子游艺首选:唐仁健主持召开甘肃省政府党组(扩大)会议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3日 07:20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不管怎么说,阿绾想看笑话,注定看不到。

天再放亮一些,营地里到处都是饭食的香味。

纪大老爷和纪凌也起来了。

“早啊!表妹。”

“大表哥早。”

裴贵妃大方地道:“你要什么,只管说来。”

明微说:“小女需一叠黄纸,二两朱砂,再加一只笔……”

等皇帝回到暖阁,还没踏进来,就听到了一阵欢声笑语,有宫人的,也有贵妃的。

他的心情跟着好起来,笑着进屋:“在说什么,这么开心?”

“陛下!”裴贵妃起身迎上去,脸上笑容明亮,“是明姑娘在给我们演示玄术。”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微信微信
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沙发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3日 07:20 | 只看该作者
玉阳道:“长老们打算利用阵法观一次星,但这道题确实是我输了,没有意外的话,观主之位将会落到玄非头上。”

师弟愤慨:“明明是师兄你先观测到了妖星,怎么就成了他的功劳?”

玉阳眉头紧皱。他也很不平,可是有什么用?这小子,表面功夫做得太漂亮了。他观测时间比自己久,受的反噬比自己轻,而且在御前的奏对也比自己得体。两人观测的结果一样,胜出的人只会是玄非。

万万没想到,自己费心准备了这么久,还是输给了他。现在除非有什么意外情况,将玄非踢下来……

玉阳思来想去,一直想不到好办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板凳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3日 07:20 | 只看该作者
宁休点点头,又问她:“你真的想帮他成就贵不可言?”

明微露出一丝苦笑:“我没有太多的选择,这于他而言,或许也是最好的结果。”

宁休若有所思,片刻后道:“我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但必须提醒你一句。这是他的人生,该他自己来选择。现在可以暂时瞒着,但我不希望你什么都替他决定。”

明微一笑:“先生放心,我明白。”

“你真的明白就好。”

“谁射到就是谁的。”

“好啊!谁怕谁!”

两个姑娘纵马追去,没一会儿跑远了。

很快,魏晓安一声大叫,便传来了“扑通”坠地声。

魏家的家将大惊,急忙追上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地板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3日 07:20 | 只看该作者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摸了摸自己的腰。

很好啊,这么漂亮的脸蛋,这么完美的身段,还不用他负责,他到底嫌弃什么?

个把时辰过去,天黑了下来。

纪家老少训够了纪大老爷,各回各屋。

纪大老爷自知理亏,安静如鹌鹑,自觉地去睡书房。

……

另一边,明微走出去不远,发现宁休在等她。

“先生。”她施礼。

宁休开门见山:“我现在更加疑心了,觉得你的猜测可能是对的。”

他指的是,杨殊就是那颗帝星,他是皇族中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3日 07:20 | 只看该作者
女冠将那张纸递还给他:“张公子,为何答云京?”

这文士接过自己的答案,低声道:“前朝太祖年间,诗人元琦写过一首诗,送灵徽之云京。那首诗写于开平十七年,与守德四年相差五年。所以……”

女冠点点头:“倒是有理有据。相隔五年时间,灵徽真人从岭南至云京,走上一两年也不为奇。与守德四年相隔极近,确实有可能在云京。”

“可晚生的答案是错的?”

女冠含笑,取了第一张:“纪公子?”

皇帝出来了,他今日也穿了一身软甲,倒也多了一丝英武。

众人自是齐口称赞。

皇帝笑吟吟唤了平身,说道:“我大齐尚武,太祖皇帝在时,无论南楚还是胡人,都闻风丧胆。朕不善弓马,但有诸卿,想必你们不会让朕失望吧?”

众臣齐声恭应。

皇帝抬手压了压:“今日秋猎,是为厉兵秣马,不忘祖训。但凡在秋猎中表现出众的,朕皆有重赏。无论谁家儿郎,是否有官阶在身,都可尽情展露。”

这是种非常矛盾的感觉,从他的角度说,一开始就是她无事生非,好端端的来找他的麻烦,逼他放弃昙生花。但是,他又莫名觉得,她的最终目的,并非为了私利。

“那依你所说,这守护国运,该做什么?”

明微轻笑:“能让天下长治久安的事。”她转过身,看着偏殿里供奉的神像,“先帝雄才大略,以区区军侯之身建立不世功勋,结束了前朝以来的乱世。可他始终有一件憾事,没能统一这个天下。当初他曾对思怀太子抱有极大的期望,希望父死子继,完成他未竟的事业。然而竟发生天家惨案,致使三位年长的皇子全部身死。仓促之下,他择定赵王为继承人,没过多久就撒手人寰。”

顿了下,她续道:“所幸当今是位仁君,北齐在他治下迎来盛世。可这样是不够的,纵观史书,划江而治并非长久之策。我们是一个对统一有着执念的民族,江南江北有着同样的血脉,同样的教化,不可能长久分裂。我们心心念念南征,南边亦心心念念北伐,就算我们不做,他们也会。”

她回身看着玄非:“知道北齐现在有多危险吗?南楚皇室软弱,但唐氏已掌握朝政大权,他们早晚会筹谋北伐。北边的胡人如今在互相攻伐,若是出现一位雄主,将各大部族统一起来,就会使北齐陷入两面夹攻的处境。我之前说,西北方有杀星出世,并不是在糊弄他们,你下次观星,可以仔细看看,我说的有没有错。”

魏晓安推辞:“臣女无事,殿下不要挂怀。”

“诶!你是因为本王才遭的罪,不确定你无事,本王不安心啊!”

说着,吩咐侍卫:“你们找个通风的地方,安置下来让小姐们歇一歇。正好过了午时,我们也该用膳了。小姐们,你们说是不是?”

姑娘们还能说什么?人家好歹也是个皇子,话说到这个份上,还能拒绝吗?

可是,跟安王来这么一遭,传出去怎么办?谁不知道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3日 07:20 | 只看该作者
他想了一会儿,懊悔地拍了下脑袋。刚才她一直说我们我们,不知不觉把他的脑给洗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3日 07:20 | 只看该作者
“你、你……”他有点结巴,强装出凶巴巴的表情,“你干什么?”

“安慰你啊!”她说。

檐下夜灯的光芒,透过枝叶的空隙,照在他的脸上。

明微就见他的脸一点点变红,让她想起小时候救过的一只小狗。生气的时候扭过身去背对着她,然而尾巴却一直在摇来摇去,好像在说,快来哄我呀!而只要她顺顺它的毛,就乖顺得可爱。

“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妥协!”他强自硬气地说,“不成婚可以,但我拒绝当西门庆!”

纪小五就是用这个法器,引走了卦象。

他算的不是老道的命,而是自己的命。

明微早就算过,他一生富贵无忧,就算只算出个皮毛,卦象也能应付过去。

老道看出手帕有玄机,又因她这种手段坏了公平,便用自己的法力压制明微。

别人都轻轻放过,单对她这样,自然也是不公平。可谁叫她先坏了规矩?这会儿也只能强行扛下了。

让明微惊讶的是,孙蔚竟然也在其中。

看到她们几个,孙蔚点了点头,冷淡而不失礼貌。

自从明微给了她那只柳哨,两人的关系就进入了一种诡异的平和。

表面上,孙蔚还是那样清高,不怎么跟她们说话。但是课业方面,哪怕明微有几次没少作业,她都帮忙瞒过去了。

总之,那只柳哨给的一点不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3日 07:20 | 只看该作者
火把将观星台照得亮如白昼。

掌院长老急步下台复命。

“圣上,确实有一颗妖星!”

皇帝的表情平静而深不可测:“你们还看出了什么?”

掌院长老俯身:“正如玄非所言,这妖星颜虽深,但光芒黯淡,还未成型,所对应的应该是日后的事。”

明微向他伸出掌心。

纪小五立刻领会,殷勤地倒茶来:“表妹用茶。”

明微慢吞吞喝了一口,搁下茶盏:“多福,开了给他看看。”

纪小五开心极了,搓着手等看:“快快快,多福,开盒子!”

不远处,小珠儿嫌弃地撇嘴,抬头跟董氏说:“娘,小叔这样子好猥琐啊!”

万大宝赶紧回去处理。

姜盛的面色一下子沉下来。

能让御前的人叫三公子的,只有一位,便是博陵侯府三公子。

他被拦在外面不得见,那小子竟然在里头伴驾?!

姜盛只觉得胸口怒火翻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3日 07:20 | 只看该作者
身世够高的看着这位杨三公子,心道,可惜是个克妻命,处境又尴尬。

出身低一些的小姐,便心思活动了。她们本来就没什么机会选中皇子妃,过来也是为了在娘娘面前留个印象。杨三公子对她们来说,可就是个极好的对象了。

侯府出身,又得圣宠,便是尴尬些,比自家总强多了。至于那个克妻命,说不准是别人命短呢?能得着这么个夫君,可真是一辈子不枉了。

裴贵妃看着他也是十分骄傲。打量完了,问他:“你要下场的吧?”

杨殊笑道:“自然。我从小书念得差,留下来作诗,还不被那些人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版权声明|乐橙娱乐电子游艺首选 ( 冀ICP备11005293号  

GMT+8, 2018-8-13 10:02 , Processed in 0.24112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