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放放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8|回复: 8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博天堂备用网址:安徽省2018年考试录用公务员公告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3日 00:16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杨殊道:“要怎么做你就说吧,这方面你是行家。”

明微点点头,叫过那些侍卫:“你们速速去宝灵寺四周,看看有没有行迹可疑的人。他们手中应该会有一些器具,用来引导邪物。”

“是。”侍卫答了一声,又问,“如果我们寻到了该怎么办?”

“既是引导邪物,必然有血煞之气。血煞之气怕污物,现下别的东西不方便,你们只能从自身取了。”

侍卫愣了下:“您的意思是……”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微信微信
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沙发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3日 00:16 | 只看该作者
明微抬头看了他一眼,笑着继续叠纸人。

杨殊被她笑得汗毛直竖,更加摸不着头脑:“你笑什么?”

“没什么。”她收敛笑意,认真画符。

“……病得不轻。”

明微心情好,不与他争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板凳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3日 00:16 | 只看该作者
“童嬷嬷。”

杨殊怔了下。

“算算时间,庚三到东宁的时候,我娘已经回来了。当年的丫鬟,都嫁出去了,仆妇也有调动,但童嬷嬷一直跟着我娘。如果说,谁对十年前的事情最清楚,大概就是她了。”

杨殊将扇子一合:“那还等什么?叫来问啊!”

明微起身:“嬷嬷身子不好,还是我去问吧。”顿了下,“你要不要一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地板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3日 00:16 | 只看该作者
“嗯。”明老夫人又道,“叫老四媳妇一起去,她也病了好多天了,再病下去不像话。”

“是。”

二夫人离开前,看了明微一眼,心中又叹了一声。

那位杨公子,最近总送东西来。这样内外相隔,总见不着面,怕是忍不得了。

这孩子,怎么就不听劝呢?

吴知府不以为然:“他只派了辅官去查,已表明态度。现下王爷的案子一结,他的声望如日中天,岂会自讨苦吃?再说,他已经在收拾行当,看样子是要离开东宁,去下一个地方了。”

“这便是需要留心之处。”二老爷道,“他做出这个样子,说不准是故意麻痹我们。”

吴知府摆手:“这是桩无头案,他便是想查,又能怎么查?我不知这里头什么内情,不过,那尸骨是埋在你们明家的,怎么也牵连不到王爷头上吧?就算有什么不对,你找个人认罪罚钱,不就完了?”

意思是说,就算里头有什么龌龊,你们明家肯背锅,就连累不到祈东郡王。莫非你们不肯背?

论地位,二老爷与吴知府不在一个层面上,见吴知府轻轻松松否了自己的话,二老爷只得向祈东郡王求援:“王爷?”

听明微这么说,瞬间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七八年前。

那时候,大姐儿从信园回来,哭着跟她说了那件事。

好像天塌了一般。

明微知道二夫人误会了,但她不准备解释,反倒叹了口气:“二伯母不必为我为难。待母亲的事了了,我便去京城舅舅家,与他们说明情况,退了那门亲。至于以后,现下不想想这么多。”

她强颜欢笑:“二伯母多年不在京城,便是有些人脉,再拾起来也不易。何况这事太为难了,本就没有多少成功的可能性,何苦自取其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3日 00:16 | 只看该作者
“你能省点力气吗?”他说,“我都喘不上气了,你还有功夫说这些?”

明微掏出一条帕子扇风,云淡风轻地说:“我又不干活,当然有功夫了。”

“那就帮我干活啊!”杨殊咬牙切齿,“现在是争命的时候,早点挖通就多一分希望保住性命!”

明微伸开手臂,让他看看自己细瘦的身姿:“像我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家闺秀,能干什么活?你现在要凿穿的是砖石,我只懂武技,没有足够的力道与内劲,难道拿头去撞么?”

“……”杨殊面无表情,只能握紧手中匕首,用力斩下去。

他站起身,飞快地将明湘所见说了一遍:“……大人,现下杨公子入了那条地道。但是设下杀局的人,好像知道那条地道的入口,已经赶过去了。”

蒋文峰点点头,喝道:“高焕!”

“属下在。”一名护卫应答。

“留下两人护卫本官,其他人速速去救援杨公子。留心乱石之下,是否有地道。”

高焕迟疑:“大人,您的安危也很重要。”

后来,本朝太祖为军侯之时,得此剑而自立,故称天命所授。

开国后,这故事传得人尽皆知,上至八十老妪,下至三岁小儿,都能讲上一段。

天子剑指的就是这把剑。

谁都知道,北齐国运自此而始,天子剑的意义非同一般。

一眨眼的功夫,那骑士就到了眼前。

阿玄很快冷静下来:“我们低估了他们的胆子。阿绾,你马上去向蒋大人报讯,我去找雷鸿,调兵的令符在他手里。”

“好。”阿绾将香烛篮子往多福手里一塞,两人各自一个纵跃,分头跑了。

“喂!”留下多福不知所措。

翠幕峰的烟越来越大了,隐隐可以看到火苗。

多福急得不行。

她其实不相信七姐会做那样的事,是不是杨公子看到七姐去了那里,故意跟上去的?

“走!我们去看看!”安乡县主说。

明湘不安地看了眼后面跟的仆妇:“我们人这么多,跟上去不好吧?”

“那就甩掉她们!”

她们不是第一回干这个事了。今天明湘本来不想多事,可安乡县主坚持,她也只能听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3日 00:16 | 只看该作者
嗯?杨殊抬起头。他把那句话问出来了?

“知道我和神棍的区别吗?”

“你是命师。”他毫不犹豫地说出这两个字。

明微重新问:“知道命师的上身和神棍的区别吗?”

杨殊叹气,抬手作揖:“请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3日 00:16 | 只看该作者
不想走……

这三个字,让他们后背凉风阵阵。

“你什么意思?”二老爷厉声说,紧张地看了眼棺木。

明微又叹了一声:“听老人家说,人死之后,要是有遗愿未了,可能会不愿意入土。二伯,我母亲大约还有什么事放不下。”

阴阳先生眼睛一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3日 00:16 | 只看该作者
“二伯,我与杨公子什么事呀?”她问得柔声细语。

“你与他……”二老爷忽然顿住。

要说她与杨殊的关系,就得说她为什么会去信园。这个事,可就不好提了。

看他这样子,明微收了笑,冷冷道:“二伯既然说不出口,就别来自讨没趣了!”

“你……”二老爷大怒。

……

终于说出了目的。

明微看向杨殊,两人对了个眼神。

双方心知肚明,说这么多话,为的是拖延时间。

明三必是在准备某个杀局,而他们为了等待救援。

明微点点头:“我也得去京城。”

杨殊睨着她,眼神带了一点点不确定:“不舍得我?”

明微气笑了:“我是关键证人,你确定不用我随同进京?再说,犯官家眷也要一同押回去吧?”

“哦,对。”杨殊脸上有点发热,纳闷自己怎么变傻了。

“不管在东宁发生什么事,回到京城,你还是侯府公子,而我就是犯官家眷,八竿子打不着,应该不会有再见的机会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3日 00:16 | 只看该作者
蒋文峰神态自若,转身面对叛军,含笑问:“不知哪位是建安侯的后人?”

一位骑在马上的高大军汉沉声道:“某就是。”

听蒋文峰对自家先祖大加褒奖,袁坤却没有半点喜意,目光沉沉,警惕中而透着淡淡的厌恶。

“阁下以为,夸先祖几句,就能安然脱身么?先祖高义,何需你来肯定?青史自有公论!”

“好个青史自有公论,将军果然好气魄。”蒋文峰抬手轻轻拍了拍掌,笑问,“那么将军现在在做什么呢?建安侯追随太祖起兵,为的是民生疾苦,将军为何为他人私心驱策?”

别说这辈子,上辈子明微都没想过嫁人。

身为命师,必须以天下为己任。而天下太大,命师要背负的因果也太重,成婚生子并不是一个好选择。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她并没有遇到一个让自己倾心的人。

如果有的话,上面的理由全是废话……

真有所爱之人,管它天崩地裂,自然是成事再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版权声明|博天堂备用网址 ( 冀ICP备11005293号  

GMT+8, 2018-8-13 10:02 , Processed in 0.24112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