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放放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8|回复: 8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博天堂平台注册:春节广州楼市或遇冷不少盘全年无休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7日 07:57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居然有十三套……”这位公子叹了口气,“是我技艺不精,回去还要苦读。多谢几位仙长指教。”

这位挑战失败而归,却没有失了风度。

皇帝看了,亦是点了点头:“不骄不馁,这是谁家儿郎?”

当即有内侍回道:“陛下,这是严公家的公子。”

皇帝笑道:“原来是严公之后,没有叫先祖蒙羞!”

玄非慢慢摇头:“不对,她好像是故意的。”脑中忽然闪过什么,他不可思议地低喃,“怎么可能?!”

君莫离莫名其妙,但他很快就懂了。

三步,三步之后,其中两个棋子撞到了一起。

明微含笑一伸手:“两位,你们的位置重了,是不是应该出去一个?”

撞上的两名弟子互视一眼,实力稍逊的那个默默地退出去了。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微信微信
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沙发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7日 07:57 | 只看该作者
明微连踩数步,差点从屋顶掉下去,不得不用上轻功,翻身一跃。杨殊却寸步不让,紧贴着往前疾冲。

后背靠上墙壁,月色被阴影遮住。

明微只觉得被一股大力牢牢压住,动弹不得,听得耳边一声得意的轻笑:“这就是你天生的弱势,力量上不如我。”

“……”她翻个白眼,“行,算我输。”

如果是生死相搏,她之前就会出阴招了,哪会让他有机会用武力拼杀?

此言一出,众人对这位落败的严公子添了羡慕。

参加这个比试,不就是为了引起皇帝的注意吗?能叫皇帝记住,完全值了!

第二位参试者出来了。这位却是习武的,打头就说:“这奇门阵法,某一窍不通,只能看这一身蛮力,有没有本事破关了。几位仙长,请教了!”

这位真的就是随意乱走,没几步就与其中一人重叠了站位。既然说要武力挑战,这位玄都观弟子没客气,直接就出手了。

两人过了二十招,他略退一步:“二十招已过,小道暂时被打退一步,公子如果想直接将小道打退场,可以继续,如果选择继续往前,就此住手。”

不过,玄非并不想认输。

“我是不是妖星,不是你一张嘴就能决定的。哪怕你们两个都说我是妖星,陛下也不能一口决断,到时候,必定会叫观中师叔再行确认。”

听得此言,明微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玄非很不高兴。

明微反问:“你就这么肯定,自己不是妖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板凳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7日 07:57 | 只看该作者
文莹气得脑袋冒烟:“你说什么随地乱……我们哪有!”

纪凌道:“我说的是畜生,小姐这么激动做什么?”

指桑骂槐,含沙射影,别人说了就推个干净,这根本就是无赖的吵架法了。

文莹虽然不是不比吕珊那种,好歹也是正经大家闺秀,再嚣张跋扈,何曾遇到过这种架式,竟被他堵得哑口无言。

她根本没想到,这个看着斯斯文文的书生,骂起人来会这么无赖。

“昙生花。”

玄非瞬间明白了:“原来你们搞出这么多事,就是为了它!”

“对。”

这事不难理解。这姑娘,别的都是顶尖之选,只有法力有所不及。得到昙生花,还是他师父那朵,就能立刻补上缺失的那块,成为顶尖的玄士。

玄非压抑着胸中的怒火:“如果没有你们搅局,我自然能够顺顺利利当上观主。你们把局面搞得一团糟,然后反过来威胁我?”

明微起身,向舅舅他们告罪一声,出了屋:“仙长有请,岂敢不应?还请小道长带路。”

小道童行了个道礼:“姑娘请。”

走不多远,小道童将她领到一处供奉大殿,敲开了配殿:“师兄,明姑娘来了。”

门打开,出现的正是玄非。

他谢了小道童,让明微主仆入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地板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7日 07:57 | 只看该作者
玄非冷然:“你要是不做危及国运之事,我自然不会理会。”

明微心中感慨万千,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

真有意思,毁了北齐的妖道玄非,竟为了守护国运威胁她。

“不过么,”她又道,“如果有一天信了,可以来找我。毕竟,我比你厉害啊!”
第二道坊门,一连淘汰了三人,终于有一位侥幸过关了。

他选的也是武力强行通关,不过他运气不错,只遭遇了三次,顺利抵达终点。

此人拿到八卦铜钱,高兴得差点想沿着问道台狂奔一圈。

随后,又一个书生上场。

有了第一个的警示,他走得极小心,本身对奇门之道颇有了解,有惊无险地抵达了终点。

“不。”明微看着前方,眼神幽静,“我怕影响的,不是你一个人的命运。每个活着的人,与其他人都存在牵连,从而形成一张密密麻麻的网,没有谁能例外。倘若我影响了你,就会影响了别人,这世间的命运,就再也把握不住了。那是身为命师的我,不允许出现的结果。你明白吗?”

他若是帝星,影响了他,便是影响这个天下,影响了世间所有的人。

这是她不能允许的变数。

她十年奔波,千里亡命,舍弃一切,好不容易抓住那一线生机,回到这个时代,又好不容易找到可能的帝星,也许继续走下去,就不会走到那个可怕的乱世,也许改变未来的契机就在这里,怎么能容许破坏?

就算她自己也不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7日 07:57 | 只看该作者
明微看屋里只有君莫离,便开门见山:“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嗯。”玄非也不含糊,直接将观星台发生的事说了一遍,“……我怀疑玉阳跟圣上说了什么。”

明微笑道:“你看,我们合作还是有好处的,对吧?这种时候,你还能找人商量。”

君莫离心急,嚷道:“你怎么这么多废话?都什么时候了,你还……”

“急什么,”明微坐下来,示意君莫离给她倒茶。

成了成了!三条全部对应,只要皇帝稍微想得多一点,就能叫那人吃不了兜着走!

皇帝站起来,负手看着观星台:“易掌院,既然国师曾经吩咐过你们,那就照他说的做吧。这国事是朕的事,而要是出现什么妖魔鬼怪,就是你们的事。不管如何,既有妖星现世,你们小心着些!”

“是。”

“起驾。”

“恭送圣上。”

明微惊讶。

纪凌说:“裴家是名门,对太子有助益。而且,裴贵妃封后的可能性几乎没有,选裴家小姐,免得……”

明微懂了。免得将来圣上千秋,裴贵妃受欺凌。

“不过太子应该不中意裴家,他最满意的是吕家。”纪凌笑了笑,“但吕家怎么想就难说了。总之,静待结果吧,我们说得再多,到时候有什么变化,都未可知。”

明微称是。

观星测运,能看到的只是模糊的未来,修为精深者,可以大概估出时间。可这姑娘,张口就说五到十年后,这太精确了,如果她不是胡说的话,这本事可了不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7日 07:57 | 只看该作者
此言一出,众人对这位落败的严公子添了羡慕。

参加这个比试,不就是为了引起皇帝的注意吗?能叫皇帝记住,完全值了!

第二位参试者出来了。这位却是习武的,打头就说:“这奇门阵法,某一窍不通,只能看这一身蛮力,有没有本事破关了。几位仙长,请教了!”

这位真的就是随意乱走,没几步就与其中一人重叠了站位。既然说要武力挑战,这位玄都观弟子没客气,直接就出手了。

两人过了二十招,他略退一步:“二十招已过,小道暂时被打退一步,公子如果想直接将小道打退场,可以继续,如果选择继续往前,就此住手。”

两人又说了几句药引如何使用,等等之类的问题,便一前一后分头离开了。

杨殊吐出一口气,问她:“他们说的什么意思?”

明微从灌木丛出来,走到他们会面的树下,轻轻嗅了嗅:“这药草味道,应该是巫师。”

“巫师?”

“对。天下异术,统称玄术,但细分起来,有不少流派。巫术通常由一些异族掌握,一般借助药物施术,既有治病救人的医术,也有下药害人的毒术。”

杨殊纳闷:“为什么?”

“不知道啊!我就是去看情况的!”说着,想抽回自己的手,“公子没别的事,我就走了啊!”

杨殊松了手:“多谢。”

玄非和玉阳吵架?怎么这么不可思议呢?现在是争夺观主的关键时候,越是矛盾激烈,表面越是和睦才对。

正想着,后头传来声音:“杨公子,听说两位仙长在吵架,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7日 07:57 | 只看该作者
兵荒马乱了许久,一家人终于坐下来吃早饭。

纪大夫人突然发现:“小七呢?还没起来吗?”

董氏刚想站起来去看看,却见多福走过来:“小姐说,她可能要睡几天。”

“睡……几天?”纪大夫人糊涂了,“她不是生病了吧?”

纪小五戳着花卷:“娘,不用管她,吃了大补的东西都这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7日 07:57 | 只看该作者
纪凌嘴角一挑,冷笑:“骚味儿啊!也不知哪个畜生在我们帐篷门口尿了一地,真是臭不可闻。”

明微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表哥没说我还没发现,一说真的闻到了。真是,畜生就是畜生,哪能随地乱尿呢!”

他们表兄妹尿来尿去,说得文莹脸都涨红了。

她指着他们,好半天才出声:“你、你们这种话也说得出来,真是有辱斯文!”

纪凌笑了:“这位小姐,人家做得出,我们还说不出么?要说有辱斯文,随地乱尿的人才叫有辱斯文。”

杨殊不自在地扭开头:“反正,就这样了。”

“不用这么麻烦。”她终于说了,“我只是说,不能和你有婚姻之盟。因为夫妻的命格会彼此影响,还会涉及到你的子女。比如说,你本该有子,但因为和我这个无命之人在一起,绝了子嗣,那就会造成你整个命格的偏离。但如果我们之间没有夫妻关系,就没有这个顾虑了……”

杨殊有点迷糊地看着她:“你到底想说什么?”

明微清楚、认真地道:“我是说,我们之间除了不能有夫妻名分,别的无所谓。你想和我在一起,我可以应允你,但是不能和你拜天地,也不能和你立婚书。”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10月07日 07:57 | 只看该作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版权声明|博天堂平台注册 ( 冀ICP备11005293号  

GMT+8, 2018-8-13 10:02 , Processed in 0.24112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