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放放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8|回复: 8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手机投网js81103com:醉美上林田园似锦!来上林赴一场山水田园之约吧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13:07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纪小五陪着她们走到巷口,正好他那一群狐朋狗友也来了。

他们都是高官之后,里头还真有几个与明微这边的小姑娘认识,还带着拐弯抹角的亲戚。

于是两拨人会合成一拨,热热闹闹去游街了。

魏晓安说:“我们去长乐池,那边好热闹的!”

纪小五这边的公子哥笑得合不拢嘴,背后偷偷挤眉弄眼。

茜娘大怒:“你威胁我?”

明微淡淡道:“只是提醒你而已。夫人已经偷了这些年的时光,还不满足吗?”

“我满不满足,与你何干?我不曾害人,只是陪伴夫君而已,你少拿那些大道理来压我!”

“茜娘!”蒋文峰喊。

“难道你也听她的?”茜娘看着他的眼睛里,都要气出眼泪了,“我们从来没做伤天害理的事,为什么不能选择自己的生活?”

这句话,更加激发了参试者们蠢蠢欲动的心。

后面,纪小五问:“真的这么容易就能过关吗?总觉得太简单了啊!”

明微道:“你看那位道长,方才挨那一拳,下盘连动都没动,据我估计,他最起码有一甲子的功力。能进玄都观的,天分都是一等一的,再加上六十年的功力,你觉得在场这些人,谁能打得过他?”

“你也不行?”

明微笑了一声:“别说我,就算那两位观主候选,目前也是打不过的。”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微信微信
收藏收藏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沙发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13:07 | 只看该作者
他?杨殊忍不住瞟过去。

“铮!”一声极低的嗡鸣,从水底传出来,更显沉闷。

水下一荡,波涛骤起。

“铮!铮!”又是两声。

“哗啦!”有个东西冲破水面。

小公子带着丫鬟继续逛街,浑然不知身后跟了好几拨人。

逛了一阵子,大约是饿了,小公子领着丫鬟进了一家酒楼。

小二看他们衣着鲜亮,殷勤来招待。

小公子也干脆,张口就说:“菜捡好的上,什么拿手上什么。”然后抛出一角碎银,“赏你的。”

小二大喜。这碎银得有七八钱,抵他十天工钱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板凳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13:07 | 只看该作者
蒋文峰不强求:“好,若有什么需要,姑娘尽管开口。”

另一边,阿玄找来了。

“公子,您这不声不响闹消失,害得属下好找!”

杨殊心情不是很好,抽出扇子扇风,结果鼻子一痒,打了个喷嚏。

阿玄道:“虽说是七月,可您才下过水,扇什么风啊!哎,你们愣着干什么,快给公子拿斗篷来!”

“哎!”掌柜急得不行,只能凑上去与他说实话,“他是丐帮的!您得罪不起,小店也得罪不起啊!”

不料小公子听到丐帮两个字,更是大怒:“京城的丐帮,竟然如此为非作歹?太可恶了!多福,连他的脚一起废!”

丫鬟答应一声,正要动手,外头响起一个声音:“哈哈哈,这位公子,火气别这么大,天下丐帮是一家,在下来做个和事佬,如何?”

就见外头来了个老乞丐,穿着破烂,却面色红润,声如洪钟。他一进来,手中竹棒往地上一戳,大大咧咧,颇有一夫当关的架势。
多年夙愿得偿,纪小五有点晕:“你说真的,不是蒙我吧?”

明微笑道:“我蒙谁也不能蒙表哥呀!放心,学不成你可以不去。”

纪小五这才放心下来,三人慢悠悠回家。

一到家,却见巷口停着几辆大车。

多福一看,欢呼雀跃,奔上前去:“嬷嬷,嬷嬷!是你们来了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地板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13:07 | 只看该作者
结果,被长嫂拉到屋里,说了些话。

从嫂子嘴里说出来的字字句句,对她来说,如同五雷轰顶。

“四妹妹,你从小丧父,在族中饱受欺凌。家里将你接来,给三妹妹作伴,这些年三妹妹有什么,你就有什么,我们对得起你。现在三妹妹有难,到你报恩的时候了。”

明微蹙着眉,问她:“所以,他们宣称走失的是你,为的是隐瞒文莹的消息?”

文如抽噎着点头:“他们说,三姐的名声要紧……”

她一路问过去,明微也一路跟过去。

一直问到长乐大街的尽头,文如才丧气地收了手中画像,坐在花圃旁神伤。

天快黑了,她却一动不动。

夜幕逐渐降临,长乐池展露出与白日不一样的热闹。

无数的小摊摆出来,从街头连到街尾,向游人售卖各种美味小食。

日上中天,纪小五再一次带着多福玩这个游戏。

不知道在离演武场不远的一间屋里,有人密切地观察他。

“葛长老,这小子真的是郭家的小公子吗?会不会是冒充的?”一个年轻乞丐恭敬地问。

葛长老便是那日与纪小五相谈甚欢的老叫化,他一边抿着酒,一边眯着眼看纪小五,笑道:“怎么,你怀疑?”

年轻乞丐道:“晚辈不是怀疑长老,而是不明白郭小公子好端端跑来京城做什么。他家在洛城一手遮天,他就这么带着个丫鬟跑来京城,不怕出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13:07 | 只看该作者
一辆去了徽记的马车静静地停在升平桥边。

升平桥位置云京之南,离城门只有几里地。过了这座桥,就能很快离开云京,进入京郊。

比起戒备森严的内城,京郊的管理比较松散。大大小小的店铺与屋舍,绵延十几里,住着许许多多来自各地的讨生活的人们。

这些天,京城丐帮的据点一个个受到严重的打击,那些牵扯甚深的丐帮弟子躲进了地下秘窟。但地下秘窟毕竟容量有限,地位不够重要的边缘弟子,纷纷逃出了京城,躲在京郊。

府衙知道这一点,然而京郊外来人口太多,想要完全清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只能慢慢来。

就在这时,众人听得“哗啦”一声,一个东西抛上来,落在画舫上,却是那个被卷走的女伎。

“小曼!”那歌姬喊道。

明微上前,俯在她胸腔听了听,说道:“没事,还活着。”便动手解开女伎的衣领,抱起她的腰腹,头朝下开始倒水。

过来救人的江湖人里,有一位也是女子,便也过来帮忙。

君莫离本想大展身后,没想到他还没出马,人就已经救出来了,脸色僵了僵。但他很快恢复,说道:“人虽然救回来了,那水怪却不能放过,不然还会有下次。”

明微问:“先生不曾听过吗?”

宁休摇了摇头。

明微说不出的失望。

她还想,如果宁休和师门有关,甚至于,他就是自家师祖,那她说出这两个字,就找到了亲人。

然而不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13:07 | 只看该作者
“哦。”

没走几步,就见桥洞下又钻出几个人。

这几个显然是高手,一出来便往城门飞奔。

停在桥边的马车上,掠出一道身影,急如迅雷,追了过去。

双方很快交上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13:07 | 只看该作者
以前在书院里,文莹对她可是从来都不给好脸色,没想到现在居然还会跟她说谢谢了。

两人默默吃下馒头,又喝了点水,魏晓安小声问她:“你好点了没?”

文莹摸了摸额头,点了点头:“不烧了,就是没力气。”

“病后都是这样的,可惜没好东西吃,不然该补补的。”

说到补这个字,两人都咽起了唾沫。

玉阳应该是个道号。玄都观的弟子有道俗之分,出家的会有道号,不出家的就和君莫离一样,仍用俗家姓名。

道俗没有明显区别,只一点,观主必须出家。

她记得,玄都观下任观主,并不叫玉阳。

那声音低低笑了声:“他爱怎样怎样,你管那么做什么。”

“我还不是为师兄抱不平?师父在时,最钟爱的就是师兄,谁都知道,他老人家将师兄打发出去云游,为的就是让你增长见识,回来好接任观主。现在倒好,师父意外先去了,玉阳摆出他才是下任观主的样子,师兄你回来,还不知道他会怎么为难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13:07 | 只看该作者
明微有点头疼,她忽然觉得,自己不该把文如带回来的。

可想想,当时文如那个样子,她不带回来,又能怎么处置?

小姑娘之间欺负来欺负去,这些都是小事,总不能因为这个,看着她流落街头。

“所以你就逃出来,自己找文莹?”

文如咬了咬唇:“我……反正我的名声已经坏了……”

几人没想到她会说出这番话,一时都愣住了。

心腹丫鬟帮忙掌管产业,不是稀奇事。但明微特地点到出嫁这个问题,显然不是普通的掌管。

冰心胆大,直言问道:“小姐,您说像男人一样,具体是怎样呢?”

“就是说,我日后不会把你们当丫鬟看待,而是当成助手。你们认得阿绾,知道她在杨公子那边做什么的吧?”

素节想了想:“可是阿绾姑娘会武功懂医术,我和冰心都不会。”

宁先生袖着双手,缓缓走到她身侧:“说吧,你怎么会弹?”

明微想了想:“也许,学生所听到的,就是先生弹奏的呢?”

宁先生神情更冷:“我二十出师,行遍四方,直到年前才入京城。”

明微马上道:“学生也是才入京城,先前一直居于东宁。”

“我不曾去过东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楼主| 发表于 2018年09月26日 13:07 | 只看该作者
车帘掀开,不是童嬷嬷她们又是谁?

“多福!”看到明微,童嬷嬷更是眼泪汪汪,“小姐,可算见到你了!”

明微十分欢喜,接了童嬷嬷等人回家。

童嬷嬷她们,比明微晚了一个月才动身。

明微交待过素节和冰心,行李可以少带些,主要是慢慢走,不要让童嬷嬷劳累。

只是,水下本来就影响视线,何况现在是夜里,画舫上这些烛火,根本照不亮水深处。他们几人围攻,多数是在做无用功。

君莫离飘在水面上,传音指挥这些人。

但是没有视野,指挥也没有用。

“真的不用我们帮忙吗?”杨殊再问。

“不用。”明微盯着其中一个影子,“他有能力将这邪物逼上来。”

这场夺位之战很快结束了,三皇子登位成了后来的灵帝。

前两年,他还像样。没过多久,他也开始荒唐度日。

这次可没有弟弟来推翻他,大臣们见他比前一个好一点,只能忍了。

忍着忍着,不知不觉十八年过去,北齐的国势一蹶不振,就这么玩完了。

历史证明,二皇子和三皇子绝对靠不住。明微便想看看太子如何,如果这个真正的储君可以托付,就把那两个昏君干掉了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版权声明|手机投网js81103com ( 冀ICP备11005293号  

GMT+8, 2018-8-13 10:02 , Processed in 0.24112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